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郭書瑄時報出版 2018-07-23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當台灣藝術女遇到德國理工男,一場妙趣橫生的異鄉人妻修煉之旅,更是柴米油鹽瑣事中的文化新發現,原來不是外國人奇怪,不一樣的,其實是自己!

我們隔年在德國的婚禮並沒有列禮物清單,因此許多賓客也就選擇用現金當做賀禮,而我也見識了各式各樣的呈現方式:有將鈔票折成小花的、有交疊放在相框裡的、有隨著立體卡片一同展開的、有做成一捆捆瓶中信的:這些也可算是另類的紅包形式吧!

我好不容易把大家的注意力拉回流程表上。「好了,我們還是進入正式的訂婚儀式流程吧。之前保羅和我已經討論過了,因為我們想要盡量從簡,加上你們是從德國飛來,我們就省下大部分的傳統訂婚儀式,只採取象徵性的簡化版,所以流程……」

「等一下,」這回換保羅的母親插話,「那完整的傳統訂婚儀式是什麼樣子?」

「呃,這說來話長……」我硬著頭皮,努力解釋了關於男方迎娶、放鞭炮、潑水、大小聘、掛戒指、奉茶、祭祖、女方回禮等等全套的傳統習俗。

大家聽得目瞪口呆。

「妳知道,德國也是有一些有趣的習俗,只是我們基於現實考量也決定省略了,」保羅母親接口說道:「像是Polterabend,在婚禮前夕會有個小派對,大家一起把碗盤拿出來砸得粉碎,據說這會帶來好運。不過,我們都同意這實在是太浪費的做法了。」
這回換我目瞪口呆了。該說這是另一種形式的「碎碎平安」嗎?

「另外,還有一種叫綁架新娘的習俗。通常是伴郎和男方好友會在婚禮前把新娘『綁架』到某家酒館,新郎要自己想辦法找到地點。找到後,新郎得支付這段時間大家所消費的全部酒錢。」

「這太好玩了!」我興奮地叫起來,一時忘記準公婆也在場,「到時會有人來綁架我嗎?」

「恐怕沒有,」保羅冷靜地說,「因為這習俗太容易引起爭執了,所以現在幾乎沒人在玩啦。」

真是太可惜了,我只能默默在心裡發出嘆息。

「剛才有個字我聽不懂,Pinjin?」輪到保羅父親發言了:「那是什麼東西?」

「呃,聘金嘛……」我方才刻意用中文混過去的詞彙顯然沒用,只好照實說明,這是和嫁妝相對的概念,新郎家人會拿出一筆為數不少的金額當聘金,送給新娘的家人。

話還沒說完,我看到保羅全家臉上露出明顯的驚嚇神情,趕忙強調我們不打算有任何聘金和嫁妝。保羅勉強擠出一句話:「這習俗聽起來不會像是在賣女兒嗎?」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