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郭書瑄時報出版 2018-07-23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當台灣藝術女遇到德國理工男,一場妙趣橫生的異鄉人妻修煉之旅,更是柴米油鹽瑣事中的文化新發現,原來不是外國人奇怪,不一樣的,其實是自己!

「噢,如果到時沒意外的話,總共會是十八桌。」我說。

準新郎立即大驚失色:「十八桌!那不就是一百八十人!妳有這麼多朋友啊?」保羅的爸媽也同樣睜大眼睛看著我。

「哎喲,台灣的喜宴不是只有新人的事而已,連家長的同事、朋友也都會受邀,所以十八桌在一般婚宴中其實不算多呢。」

「那我需要叫出所有人的名字嗎?」保羅臉上的驚慌感越來越明顯。

我忍不住噗哧一笑:「不用啦!在婚宴上會出現一堆不認識的人,這很正常。我們只要到時一一去跟大家敬酒就好。」

「跟每個人乾杯!這聽起來比記住每個人的名字還難啊!」在保羅的想像中,顯然是理解成用德國啤酒杯的尺寸和賓客乾杯的景象了。

也難怪保羅一家會如此詫異,因為在德國的婚禮上,只有新人的親朋好友會受到邀請,數十人至一百人之間的婚宴就算是大型規模了。不同於台灣傳統中雙方家長才是「主婚人」的觀念,至少在德國,新人才是貨真價實的主角,除非新人特意要求,否則家長介入婚禮籌備的狀況相當少見,更遑論邀請新人不認識的長輩的同事了。

「好,大概的流程就像這樣,沒有問題的話大家就早點回去睡吧。」經過無數次打岔之後,總算把訂婚儀式的流程表報告完畢,我簡直有股喜極而泣的衝動。

「等一下,」保羅的父親再度開口,「就這樣嗎?大家吃完飯之後呢?」

「之後?就像我剛剛說的,新人會在出口送客,會提著喜糖和賓客一一合照等等。」

「咦,所以就只是吃飯?不會有後續的派對舞會什麼的嗎?」保羅母親也發出疑問。

「沒有啊,吃飯本身就是重點。尤其喜宴上會有很多長輩出席,喜宴通常到晚上九點多,這對他們來說已經很晚了……」我一邊說,一邊意識到這又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婚禮概念。

我想起先前在德國友人的婚宴上,大家早已用完餐點,卻都繼續留在座位上或是四處走動閒聊。我原本還狐疑著大家為何如此戀戀不捨,悄悄問當時還是男友身分的保羅,可以回家了嗎?保羅卻直接拒絕,理由是新人一定用心準備了很多活動,不留下參加未免太不禮貌了。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