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郭書瑄時報出版 2018-07-23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當台灣藝術女遇到德國理工男,一場妙趣橫生的異鄉人妻修煉之旅,更是柴米油鹽瑣事中的文化新發現,原來不是外國人奇怪,不一樣的,其實是自己!

雖然各國習俗不同,但婚宴之後接著舞會的做法可說是相當常見。以德國來說,由新人開舞的第一支華爾茲,意義上便是宣告舞會的正式開始,喜宴只不過是慶祝婚禮的其中一部分而已。也難怪,聽到台灣喜宴結束後便可大方走人,保羅家人的臉上再一次露出詫異神情,不過這回,似乎夾帶了鬆一口氣的意味。

「我知道了,到時在德國辦的婚禮,宴客完之後我們就會接著開慶祝派對吧。」我說,「但我們不至於要狂歡到半夜吧?當天一定會很累,想早點休息的……」

「豈止半夜,不到凌晨兩三點不會結束的,」保羅在旁立刻接口,「妳要有心理準備,我們要待到最後一個客人盡興離去為止!老實說,像你們這樣的喜宴方式,真是輕鬆多了啊。」

實際上,每個文化都有自身的婚禮慣例,當台灣人對於聘金吉日桌次禮金多寡等等傷神時,某些國家的準新人可能也正費心規劃通宵的婚禮慶祝派對,為了節目內容、DJ或現場樂團、酒水與宵夜安排等等煞費苦心。甚至,近年來美國某些城市相當流行主題式婚禮,宮廷風、鄉村風、海洋風、復古風、牛仔風等等花招百出,新人光是決定走哪種路線可能便耗費許多精力溝通,更別提之後各項搭配主題的細節籌備了。

或許受美式婚禮的流行影響,我在德國聯絡第一家婚禮出租場地時,服務小姐第一句話便問道:「妳的婚禮想要怎樣的主題呢?」

「主題?要有什麼主題?……我不能辦個正常的婚禮就好嗎?」我支支吾吾地回答。

相形之下,台灣婚禮雖然在親家之間的溝通顯得麻煩許多,但招待賓客時只需一場喜宴便可解決,似乎也是另一種省事。

所幸,最後無論是台灣的訂婚宴或是德國的婚禮,我們都沒有安排任何新穎的主題招數,但現場的溫馨氣氛卻總是自然成形。保羅的父母特地飛來台灣參加訂婚宴,出於好奇,他們跟著我參與了許多籌備過程:租借禮服、挑選喜餅,當然最後還參與了盛宴,種種的文化差異讓他們驚奇不已。

「我比較喜歡台灣的婚宴!這對我們來說是另一個世界啊!」保羅的母親事後笑著回憶。

要怎麼用外語「談」戀愛?更多精采內容詳見《紅豆湯配黑麵包,異國戀曲大不同:那些關於戀愛×約會×婚姻的趣味事,從藝術學者到德國人妻的文化觀察》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