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郭書瑄時報出版 2018-07-23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對德國公婆要怎麼稱呼呢?

#當台灣藝術女遇到德國理工男
#一場妙趣橫生的異鄉人妻修煉之旅
#從柴米油鹽瑣事中的文化新發現

保羅每回打電話給母親大人時,總是直接喊蜜莉,從來也沒聽過他叫一聲「媽媽」。華人家族每回逢年過節必須逐一喊出的複雜稱謂,在這裡是不存在的。

「妳不喜歡我嗎?」保羅的媽媽蜜莉,也就是我的婆婆,在全家人一塊喝茶時忽然開口問我。「什麼!?」

我整個愣住,心想是不是哪次我不小心擺臭臉,還是說錯什麼話造成誤會了。雖然說德國人向來說話直接,但這麼挑明的正面衝突我還是第一次碰到,而且竟然是出於我一向注重要禮貌對待的婆婆。

「我當然喜歡妳啊!」我急急辯解,「為什麼會這樣問?」

蜜莉大笑起來:「跟妳開玩笑的啦!是因為妳每次跟我說話的時候,都用『您』(Sie)稱呼。妳知道在德文裡,只有陌生人或是妳要保持距離的人,才會用這樣的敬語說話。所以我才故意這樣問妳啊!」

「原來是這樣!」我鬆了一口氣,剛才還以為傳說中的婆媳衝突要開始了,「我一直以為直呼『你』(du)是不禮貌的做法呢。」

「亞洲人很重視輩分啦,」保羅在旁見狀,趕忙替我向德國爸媽解釋幾句,「他們覺得對長輩不應該用像平輩的口吻說話。你們知道嗎,她剛開始連你們的名字都叫不出口呢!」

我剛展開留學生涯時,便已發現「稱呼」是需要適應的事。從前在台灣唸書時,稱呼師長為「某老師」、「某主任」非常天經地義,雖然有些作風開放的學校,老師和學生之間可以直呼名字,但至少在我成長的環境中,對師長使用敬語一向是不變的原則。

於是一開始,面對所上的荷蘭教授,我總是一律尊稱「某某教授」,壓根沒想過其他的稱呼方式。直到某日,我驚覺除了我以外,其他同學全都直呼教授的名字「Peter」,彷彿同學彼此之間的稱呼一樣。於是,我也入境隨俗地改變叫法,第一次喊出「Peter」免不了有些扭捏不安,甚至心虛地偷偷觀察教授的反應,直到發現教授照常回答,並無絲毫不快時,我才完全接受可以直呼老師名字的這件事實。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