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楊竣傑Cheers雜誌第215期 2018-07-30 圖片來源:廖祐瑲
時高舉交通指揮棒,下班穿西裝播世界盃足球賽,時而提筆針砭時事,「警察球評」石明謹選擇「犧牲」升官機會,成就他多重斜槓身分,把「/」記號,轉化成能力進階的基石。

「其實我從小就是斜槓了,」石明謹笑稱,他9歲開始寫詩,在馬國的《南洋商報》當實習記者,初中辦刊物,還是校內象棋教練,早已是名副其實的「斜槓青少年」。1986年,他看過墨西哥世界盃後,深深愛上足球運動,在足球較興盛的馬國,自然沒錯過任何可享受踢球的時光。

確定自己的目標,不升遷更自由,跨領域發光

除了認真「玩」,從詩詞創作中練出的邏輯思辯力,則讓他不斷反思自己適合的路。石明謹回想,國小時曾入選前台北縣象棋代表隊,自認實力很強,未料轉學到馬國後,隨即敗給日後獲得馬來西亞全國冠軍的象棋社同學林蒼泉。

「殘酷的事實」讓石明謹恍然大悟,他永遠不可能以象棋勝出,那一刻,他開始排除其他好高騖遠的目標,嘗試找到「不與人爭」、卻適合自己的出路。

石明謹說:「我是適合領薪水的人。」從商的父親,曾希望他能跟著學做生意,但石明謹知道自己習慣接受指令、完成任務,不喜歡「多賺別人一塊錢」。因此被親戚說服投考警校,1997年投身警職,至今已21個年頭。

他的從警生涯,都在台北市警察局大安分局交通分隊及萬華分局交通分隊度過,加上有幾年擔任內勤,沒有跟著同期同學逐步晉升,乍看之下似乎有點「企圖心不足」。不過,石明謹對此倒很坦然:「如果我要高人一等,就不可能當『斜槓』。

他解釋,例如,在世界盃賽事期間,經常需要在凌晨2點轉播比賽,休息幾小時後,就得值12小時班。正是因為沒有主管職的壓力,可正常排休,才得以兼顧不同領域。

石明謹話鋒一轉,扳起手指細數,若他20歲就發願當警察分局長,27歲得考上警監、30歲自中央警察大學研究所畢業,歷經多年外派歷練後,45歲才可能當分局長。在這段賣力「往上爬」的路上,勢必得全力以赴,不可能像現在般能夠隨性地看足球。

石明謹強調,「犧牲某些事情」,是考量是否能成為斜槓工作者的第一項前提。

石明謹「犧牲」的,除了體制內的晉升機會,也包括他不聚餐、玩樂,把時間都花在足球上。雖然不像同期同學般在警界發光發熱,但自我取捨後,他也創造出轉播比賽、與同好發起「台灣足球發展協會」、組球隊的舞台。而既然決定「犧牲」,就要真心享受過程,將付出視為收穫。「我不會因為熱愛足球、捨棄升官,又抱怨仕途不如人,」他說。

辦月刊慘賠收場,改打游擊戰找到出路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