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我知道了
切換隱藏選單

開店集客行銷:從0到1的實戰心法

用1萬小時法則磨出2個頂尖專業

右手執行醫療工作,左手與舞伴攜手勇闖國際舞壇,江亮德彷彿過著身兼醫師與舞者的「雙重人生」。雖然看似時下最流行的「斜槓青年」,但他要的不只是成為「醫師/舞者」,而是「做自己」。

「在現實與理想間找到平衡點,並把初衷發揚光大」,江亮德在Facebook頁面上分享大學同學放棄醫學院學業,成為侍酒師的故事時,有感而發地寫上這麼一段文字。

我想這些人,之所以願意在別人玩樂休憩的同時,用好幾個『一萬小時的努力』,不斷探求自己的極限,就是為了感受活著的感覺:在自己的專業裡看到人生。」雖然是朋友的故事,但似乎也是江亮德對自己「斜槓人生」的詮釋。

上班時間,江亮德是陽明大學附設醫院放射科主任;下班後脫下醫師袍,他搖身一變,成了職業國標舞選手。

35歲的他,在兩個身分都磨練出職業級的表現──他是2015年願景盃職業組拉丁冠軍、2015年CTC世界盃國際賽職業組拉丁冠軍,也同時具備了國標舞教師與裁判資格,甚至還擔任偶像劇的指導老師。冷靜的醫師與熱情的舞者,兩種反差極大的溫度,在他身上,反而交織出一種獨到的魅力。

不怕起步晚:大學才學舞,找對方法鍛鍊

無獨有偶,回溯原點,這兩條線幾乎是同時開始:2002年夏天,剛考上台灣大學醫學院醫學系的江亮德,在曾學過國標舞的哥哥邀請下,參加台大國標社暑期營隊,從此踏入舞蹈世界。

與其他從小學甚至幼稚園就開始學舞的舞者相比,江亮德起步算是晚了;再加上「醫學院學生」的身分,得兼顧繁重課業,負擔不能說不小。但有趣的是,反而就是因為環境嚴苛,讓江亮德下定決心,要成為優秀的國標舞者。

考上第一志願,同學不乏南北各校菁英,照理說,江亮德已經習慣了「競爭」這回事。然而舞壇上「高下立判」、更直接、激烈的競爭,卻讓他大開眼界。「音樂長度1分40秒,同時要與約20對舞者一起比,平均一對只能分到4秒鐘,還要確保裁判看到你時,兩個人的狀態都很好,又能把背號看清楚。」江亮德說,「如果你不夠積極,馬上就被淘汰。」

這是不同於念書、考試的競爭型態,不僅正對熱愛挑戰的江亮德胃口,也推著他一路鞭策自己。不過,要走上一條沒人走過的路,而且兩邊都不能偏廢,他必須找出一套不同的努力方法。

你聽過1萬個小時的定律嗎?」江亮德反問記者,「我做的這2件事情(國標與醫學),光是訓練,都超過1萬小時。」

所謂1萬小時定律,出自暢銷作家麥爾坎.葛拉維爾(Malcolm Gladwell)在《異數》(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一書中提出的觀點:「1萬小時的錘煉,是任何人從平凡變成超凡的必要條件。」

就像舉世知名的樂團披頭四(The Beatles)在成名前,在德國漢堡的演出早已超過1萬小時;比爾.蓋茲(Bill Gates)也投注了至少1萬個小時寫程式,累積出的功力才得以建立微軟,進而改變科技界的運作規則。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徐重仁

勇敢世代的未來必修課 Cheers x 重仁塾 5周年

王俊人

前奧美社群副總經理,現任SoWork創辦人。帶你從FB後台數據分析鐵粉經營之道。

生涯顧問

權自強

讚點子數位行銷執行長,帶你從LINE@看見鐵粉經營之術

陳薇雅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優勢立基藝術引導教練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