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立青寶瓶文化 2018-08-01 圖片來源:攝影/賴小路,寶瓶文化提供
台灣人笑貧又笑娼,笑貧就可以不去面對社會不公,笑娼就可以無視於結構壓迫。

#如此人生
#八大女孩工作當然是為了錢
#我找不到貶低她們職業服務的理由
#社會暗角的笑淚與傷
#說出來哀傷卻真實存在

我在酒店裡和女孩聊天,身旁的小蔡已爛醉,倒在沙發上昏沉著說要休息一下。他其實是個好人,相較於其他驗收單位的公務員,他不菸、不酒、不賭、不嫖也不收紅包回扣,已經難得,這次前往酒店純粹是為了開開眼界,這也是我們每天在他面前瞎扯酒店經驗的結果。

我第一次上酒店是在當兵前,那時的工地朋友們勸說著真知灼見的名言:「當兵要麼有關係、後台硬,否則會抽菸、會喝酒、會賭、會嫖、會上酒店,絕對是好事。」

當時不懂,等我當兵後,一切都懂了,一群年輕的成年男子過著高壓的單調生活,最好吹噓的就是對待女人的態度或經驗。在基層勞動環境中,沒結婚的男人自然能理所當然地上酒店並且召妓,不只工地如此,軍旅生活更是如此,吹噓自己玩過多少女人確實是一件值得洋洋得意的事。人與人相處時最怕沒有話題,但興趣要找到同好實在困難,訴諸人性的原始本能就成為最安全的方式。

身旁的小姐問起我們還要待多久,我說把最後這一個小時過完,她們要唱、要跳、要休息都無所謂,我再喝下去可能也不行了。倒下去的小蔡悠悠清醒了一下,上完廁所後,又回過頭來抱著婷婷,問今晚能不能陪他。婷婷笑著把小蔡的頭埋在她胸前,說:「我這不就在陪你嗎?」兩人笑了起來。小蔡繼續撒嬌,婷婷繼續裝傻,從小蔡 失戀以後,我沒有見他這麼開心過。

一群男人在高壓環境下,什麼都可能引發爭執:討論起學校出身可能變成嗆聲,說起名車、名錶如同炫富,到PUB開包廂,無疑等著被說是富二代。只有吹噓自己對女人的手段或是上酒店、應召站的性能力和魅力,使人無從查證。這種話題適合群聚的男人互相交流,畢竟吹不破的牛皮人人愛聽。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