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立青寶瓶文化 2018-08-01 圖片來源:攝影/賴小路,寶瓶文化提供
這是人造的階級。如此人生,欲哭無淚。

【做工的人,做夢的人】我們都是職場裡做工的人>>>

我三不五時就會聽到「好手好腳就該去做工」這類的話,彷彿做工是一件簡單的,只要有手有腳就可以做的事。

多年前,我曾叫過一批粗工,當時點工行信誓旦旦地說這批工很棒,是身強體壯的中年男性,那說法讓我活像是奴隸市場的買主,他們則像魚市場上待價而沽的石斑、鱸魚或是各種活生生的水產。

到了隔天上午,這些很棒的男人到我的工地現場時,我隱約察覺這些人不行:獨輪車使用不上手,搬紅磚的時候不知道屈膝,以為灰袋和白袋都可以輕易上肩,米袋裝得太滿。但當時的我沒太多想法,只是要進度完成。

指示完畢後,我隱隱約約知道他們的身體可能受不了,只是沒想到這麼快!才到中午時間,這些人就紛紛氣喘無力,很顯然地已經過勞,甚至有幾個人對我說「自己不行了」,手、腳、腰、背都開始痠疼起來。

我當場便念起帶他們來的老闆:「你的工根本不能用!」

這些看起來仍舊好手、好腳的工人根本不知道抬東西時要彎膝蓋,不彎腰,不知道推獨輪車得要人和手都在後端握著,不知道白袋裝的二十五公斤黏著劑要身體夠好才可以上肩,五十公斤的灰袋水泥應該平放在背上,用揹的走,甚至也不知道整理碎石、碎磚時,米袋不可以裝滿。這些年約四十的勞工們被我數落一番,只能在一旁抽菸。

我的標準很簡單:工作能力比我差的都不能稱得上是好工人,畢竟出賣勞力的人不該比監工的力氣還差,還不努力。人力派遣的老闆聽了,苦笑著說他會帶著做,接著告訴我這陣子的工都是過去做卡拉OK伴唱帶的,因為景氣不好,日子難過,大家才到工地來一起討生活。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