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立青寶瓶文化 2018-08-01 圖片來源:攝影/賴小路,寶瓶文化提供
這是人造的階級。如此人生,欲哭無淚。

隔天,阿海師聽我說這些事情後,對我說:「你錯了!這些人就是可憐才到工地。誰喜歡到自己從沒做過的地方工作,還要被一個小自己20歲,可以當兒子的人數落?都是國民黨和馬英九心向中國……」身為老師傅的阿海師接著懷念起以前陳水扁,甚至李登輝時代的景氣,直說著要我對這些勞工寬容點,「你還年輕,所以不知道身體的操勞……」更諄諄告誡:「我們不是軍公教可以死活一輩子給國家養,都只是苦命人,想靠雙手養自己家。對這些甘苦人好就是積陰德,別像那些開單的警察和統治我們的法官。年輕人要知道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與其讀書,不如多做一點好事……」阿海師如同父親,也像是導師,以他的人生經驗為我「開示」。我則心想:人窮命賤運氣差,風水到現在看也看不懂,這話似乎還有點道理。

當天晚上,一群監工朋友聚餐,同溫層相處總是有比較多的話題,交換著搞不清楚狀況的「天兵工人」故事:找不到廁所,亂尿尿在電線上被電昏;站在鋼梁上面用砂輪機切鋼梁,結果鋼梁切斷了,人也掉下去;站在吊車下面,被勾索甩到倒地;叫他整地開條小路,結果拿鐮刀亂揮到蜂窩,被蜜蜂追著跑;不會推獨輪車,在過架板時連人帶車地掉到水溝裡……身為監工的我們有太多關於這些工人的蠢事可以拿來說,即使比起當兵還要悲慘也不在意,我們是笑著說的,同溫層各自有各自的殘忍,我們也只是習慣了而已。

當時我們討論起一個話題:工地垃圾要裝袋時,究竟是先套塑膠袋?還是先套麵粉袋?主張在內層套入塑膠袋的我表示,「麵粉袋一定要在外面,這樣一來好拿、好搬,二來不至於在搬運整理的過程中,整個袋子破裂、鬆脫。」另一人則持相反意見,認為:「米袋在裡面,才不會因為垃圾的稜角刺穿袋子而漏水。」

我們兩人為此爭論不休,他在工程部門當公務員的女友聽得很認真,提出另一個疑問:「袋子會不會裝太滿了破掉?」

我們傻愣愣地回頭,同時反問:「怎麼會太滿呢?」

她也疑惑,「垃圾不裝滿嗎?」

工地現場的垃圾不可以裝得太滿,這是常識。如果是砂石、水泥等建築材料還可以,但像垃圾、碎石和瓦塊頂多只能裝到一半。米袋、飼料袋及麵粉袋裝滿時可以盛裝六十公斤,不過,那並非一般人體力所能負荷的,所以理想的狀態是袋子只裝一半,也方便人員拉住布袋或米袋的角角來搬運。

「但水泥和袋砂都是滿滿的一袋一袋啊!」女孩依舊無法理解,在公部門工作的她每天透過圖紙和書面審核各種工程計畫書,但她不明白實地的工程經驗。我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繼續解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