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立青寶瓶文化 2018-08-01 圖片來源:攝影/賴小路,寶瓶文化提供
這是人造的階級。如此人生,欲哭無淚。

許多人認為「好手好腳就可以去工地」,但事實上,少有人知道工地的專業和工作內容,只是輕易地認為隨時可去,因為辛苦而危險,所以錢多又好賺。這種刻板印象既不全面,更不客觀。即使我能夠以文字書寫,或者花上半小時解釋,仍舊難以扭轉這種因「不知道」而造成的誤會。

隔幾年後,同樣的情況再度發生,又是有一些「很棒的工人」來到工地,其中一人手上用電火布纏著指頭,另一人買了新雨鞋,兩人的安全帽又髒又破,看起來頗有做工的架勢。我到場時,資深的黃師傅教他們用圓鍬並附上口訣:「平的去,轉起提。」兩個工人眼神渙散,累懨懨的像是遊魂。那個用電火布纏手的師傅吃起了檳榔,電火布旁邊有乾掉的血跡,想來是受傷後隨意亂纏。

中午時間,我們坐在大樓旁,黃師傅告訴我又有工廠收起來了,這一批「很棒的工人」是工廠的下游廠商。旁邊的警衛和師傅們聽了,開始七嘴八舌地交換情報:

「一人給八千,就讓他們走路回家吃自己。」

「還有八千,好像也不錯。」

「做十三年要人走路才八千耶!」

「啊某你棟奏哩系軍公教喔?」

「屋八千愛偷笑啊!」

「八千,半個月就某了了。」

「啊幹來工地規身軀免一千。」

「艾啦,雨鞋四百、安全帽一百五、頭燈三百、背心一百五,差不多一千。」

「按捏一天工錢就去了……」

黃師傅畢竟有長年的經驗和技術,雖說這幾年景氣下滑,總還是比一般上班族好過一點。這些領報紙薪資的臨時工則不然,他們的替代性高,而且來到此處時難以融入。我們私下聊起這些中年失業進工地的人時,總說:「讚欸唷!」同時比出大拇指挖苦一番。同樣的狀況重複發生:剛來的脖子上披一條乾淨毛巾,做事時一看就知道完全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不但連「風頭欸瑱馬頂板模釘仔拾拾欸」、「散工去前控顧立艾抓貓」這些輕鬆的指令聽不懂,就算翻成日報表上的文字:「清理大門口露台上方的模板釘」、「下班前,把混凝土表面清理乾淨」,他們也不見得能夠馬上上手。這些臨時來的工人多數恍恍惚惚,等著被我們帶過來、帶過去,時而加上急吼催促。

其實我心裡知道,如果這些「很棒的工人」還能有其他選擇,不見得會到工地現場;就算到了現場也不一定當雜工或粗工,因為擁有技術者的工資更高。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