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立青寶瓶文化 2018-08-01 圖片來源:攝影/賴小路,寶瓶文化提供
這是人造的階級。如此人生,欲哭無淚。

駕駛怪手的林師傅告訴我開怪手不會比較累,甚至比許多勞工都輕鬆許多。但我看到的是這需要長時間的投入和經驗:每台怪手都必須使用大量柴油才能發動、運作,若是用來練習,不知道要花上多少時間和金錢成本。熟練的怪手司機與菜鳥相比之下技術差異甚大,遠非一年、兩年可以拉近。

同樣的心聲來自貼磚的郭師傅,他對於外人的不理解也抱持相同的無奈。好的瓷磚一片動輒上千元,拼貼時的平整,以及磨角後的瓷磚該如何對磚、對縫,都需要大量經驗。但大多數人不曉得連瓷磚對縫都必須在施工時精準地測量空間面積、尺寸大小,每一片磚之間的縫隙、事先在牆上開線以定下貼的位置,也需經過再三確認。

像我這樣的角色也只能靠著同溫層取暖:調度師傅時的考量,究竟要技術好?還是配合度高?工地監工的待遇又如何?指揮這些師傅時,是否要考量他們的配合度或是個性?……但在工地內也不可能隨意找人談論,每個師傅多少都還是希望我可以多挺他一點。

那麼,那些來到我面前的人們呢?當一個產業臨時倒塌,當一座工廠外移,朋友和自己瞬間全部失業時,他們又該如何是好?

我永遠記得那些「很棒的工人」被推銷成優秀勞工,卻在工地出錯的窘困,我也曾是對他們破口大罵或是嘲弄他們為「讚欸唷」的幫凶之一,如同那些更遠、更雲端,更輕蔑地說「好手好腳就應該去做工」的人。

當然,我也在這個社會之中,我有罪。

沒有任何人應該為自己所處的境遇背負原罪。更多精采內容詳見《如此人生》

【做工的人,做夢的人】我們都是職場裡做工的人>>>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