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陳珮雯親子天下雜誌 2018-08-21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雖然因著在媒體曝光的名氣,小兒科醫師黃瑽寧的門診量大增,但他晚上、週末一律謝絕應酬,回家跟妻子「換手」帶小孩。在以父權為中心的家庭裡成長,卻要在女性意識高漲的環境中經營婚姻,身為新世代男人,他有何學習、體悟與調適?

馬偕醫院小兒科主治醫師黃瑽寧,和多數刻板印象裡的醫師不一樣。雖然因著在媒體曝光的名氣,他在醫院的門診量大增,但他並沒有把自己的時間排滿,或汲汲營營為自己的開業鋪路。

黃瑽寧晚上、週末謝絕一切應酬,回家跟妻子「換手」帶小孩;花時間寫衛教部落格,把他的專業透過輕鬆易讀的文字,分享給病人和所有焦慮的父母。

他的部落格得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也讓他陸續出書、筆耕不輟,意外成了「醫生作家」。

他是小兒科「大老」黃富源的兒子,二○一一年他出書分享父親的「身教」,談他的信仰、家庭教育,帶給他的啟發與力量,如何引導他成為一個對病人與家屬極有耐心、也誠實面對自己極限的小兒科醫師。

不只一次,他在各種專訪裡談到,身為虔誠的基督徒,他在兒科門診看到孩子真正嚴重的「病」,不僅是來自身體,而是來自家庭的崩解與壓力。

「現在疫苗愈來愈發達,會致命的疾病愈來愈少,但家長的焦慮指數並沒有因為疾病的減少而降低,有些身體不適的症狀其實反映了家長的教養問題,」黃瑽寧在電視的專訪裡強調。

例如有個腹痛半年的小孩,在各大醫院歷經吃藥、灌腸、益生菌等治療,一直找不出病因,他仔細、不放棄的詢問,才從小病人的阿嬤的言語中發現,是父母離婚造成的壓力,連帶產生的身體病痛。

因為在第一線看到孩子們在當代忙碌的時間節奏,以及崩解的家庭關係中所受到的身心傷害;因為知道「陪伴」的無可取代,黃瑽寧決定說服高學歷、能力強的另一半Grace,請育嬰假在家裡全心照顧剛出生的孩子。

第一胎順理成章,但經過一年操勞與失去成就感的慌張,第二胎的出生,卻讓 Grace 身心俱疲。夫妻關係也因為這樣的「承諾」受到挑戰。

從夫妻的衝突經驗裡,黃瑽寧重新反省了現代家庭中男人和父親的角色。

曾經,他的父親黃富源,辛勤工作卻花很多時間值班,很少時間在家。父親帶給他的影響,是權威多於親密感的。

看著母親的辛苦與感嘆,讓黃瑽寧很早就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不一樣的丈夫和爸爸」。

也因此,問小兒科醫師黃瑽寧下一本書最想寫的題材是什麼,婚姻年資只有三年的他竟然回答:關於婚姻!

「我想寫給我太太,和所有像我太太一樣,在工作與家庭中掙扎、為家庭和小孩有所犧牲的女性,讓她們知道自己的價值;同時也寫給跟我一樣的男性,一些反省和建議。做為男性,在婚姻和家庭裡我們還可以做些什麼,如何做得更好?」黃瑽寧如此期許。

在以父權為中心的家庭裡成長,卻要在女性意識高漲的環境中經營婚姻,這不僅是黃瑽寧的困難,也是新世代所有年輕爸爸們的處境。

專訪中,黃瑽寧也分享自己想做為「新好男人」的學習、體悟、改變與調適。

Q:父母親的相處如何影響你的婚姻?

A:我父親是很典型的傳統男性,勤奮工作,安定家裡的經濟。對家庭,他就是每天回家吃晚飯,每晚七點二十分左右,我就站在陽台上,盼著父親的身影從巷口出現。

回到家,他頂多和我說聲「哈囉」,接著餐桌上就是媽媽努力的說話,營造其樂融融的氣氛,爸爸只是埋頭吃飯,然後坐在客廳看醫學期刊。久久一次,他會和我下盤棋。

小時候,曾經有段時間,爸媽會吵架,不是那種大吵,但可以感覺到家裡的氣氛有些緊繃。

因為媽媽是個感性的人,她想要爸爸聽聽家裡發生的事、聽聽她的心情。但爸爸很怕煩,他在醫院耗盡所有精力,認為家裡的事,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一直到現在,他仍然不用信用卡和提款卡,生活全靠我媽媽張羅。

媽媽和我談起爸爸,心情很複雜,一方面以他的成就為榮,感恩他在經濟上給我們一個安穩的家,但也感嘆這一路的辛苦。

Q:你對自己的家庭生活與婚姻有什麼想像和期待?

A:時代不同,婚姻裡的細節,例如親子、夫妻互動、家庭生活的模式,已經沒辦法套用我父母的方式。有更多其他的刺激幫助我建構我想要的家庭生活。

我深信,一個家庭的和諧取決於夫妻之間的感情,以及他們與上帝之間的關係。這是家庭幸福的鐵三角,我認為沒有其他理論可以取代。

我希望妻子在育嬰假期間,能夠很享受家庭生活帶給她的快樂;也希望我們可以一起靈修、禱告、讀經,和上帝建立良好的關係。

但這給我一些壓力,因為我不可能為她的快樂負責;或許我的決定是錯的,或許我覺得這麼做,妻子會快樂,可是她不一定有同樣的感受。

不過,我不斷努力,一直告訴她,我的想法或決定,其實只有一個目標,就是希望我們兩個能夠開心。

婚姻有許多的挑戰、困難和不確定,每天都在發生。要如何在婚姻裡過得開心或很有信心,是困難的功課,我一直都在學習。

我非常強調在結婚之前,一定要做婚前輔導。

我們為了考大學,花了好多時間念書,大學只念四年,我們卻為這四年做了很多的功課。而婚姻是要經營四、五十年,卻很少有人在進入婚姻之前,特地花時間去學習婚姻是怎麼一回事。

我覺得婚前輔導很重要,藉由別人給我們的經驗,前輩留下來的一些盲點,洞悉婚姻在浪漫的電視劇、小說裡不會出現的一些現實挑戰。

婚前輔導時,兩個人也可以事先談到婚姻裡的種種細節,例如要不要和公婆住、小孩誰帶、經濟如何分配……等,這可以降低想像和現實的衝擊。

假設婚前輔導時,女方提出了不想和公婆住,但婚後必須妥協,至少男方可以明白,在這個項目上,女方是有犧牲的,日後溝通、相處的態度比較容易調整。

生第二胎前,太太和我說想回去上班,我有些措手不及。因為隔年的門診、工作量都已排好。我願意請育嬰假,但馬偕的制度是請了假就不容易回去了,醫院裡多的是想升遷的醫生。

我一旦離開,往後的生活就是自己開業,這是很大的改變,意謂著下半生我們都得這麼過,而我也願意承擔診所醫生的生活。但我太太會害怕,不敢冒然做決定,最後我只好選擇由她來請育嬰假。

在婚姻裡,我的堅持不多,大部分我都順著太太。如果她覺得這麼做開心,我就支持她。

但女性對事情的決定,並不像男生這麼有邏輯。不論小孩的教養、夫妻的相處,太太都比較感性。

今天覺得這麼做比較好,就決定這麼做;明天又發現這樣做好像有盲點,換個做法會比較好,就決定改變那麼做,我鼓勵她有自己的想法和感覺,但有時會讓我無所適從。

Q:你在這段衝突、溝通的過程中,有什麼「學習心得」?

A:大部分男人不喜歡太多干擾,希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如果事情有太多的不確定或變化太大,男人就容易放棄。

就像吵架,女人常爭得面紅耳赤,想要吵贏;但男人常常吵到一半,就不和你吵了,他們心底想的是,我不說總可以了吧。

交手幾次之後,我終於明白,面對女人的「善變」,最重要的是「傾聽」。這對我來說真的好困難,因為我只想單刀直入,趕快把問題解決。

可是女性的思考模式並不是這樣,她根本沒有要你解決問題。你今天解決了A問題,明天她又改變想法,為自己找來了B問題,我如果一直想要解決問題,永遠解決不完。

我發現,我應該學習的是,傾聽她的感覺,而不是陷在該怎麼解決問題的泥沼中。

女性比較細膩的思維,讓她在面對事情的時候,容易出現掙扎與矛盾,這是她會遇到的困難。

我的角色就是傾聽,當她真的需要解決方案的時候,我再來表達我的意見。

Q:從男人的角度,你給婚姻中的女性什麼建議?

A:男人也需要被肯定、被支持,也想被女人了解他的真心付出。不要讓男人覺得,他付出這麼多,卻得到負面回應。

舉一個我自身的例子:過年我幫忙大掃除,問太太一句:「這東西原本放哪裡?」她就生氣了,問我是不是嫌她把家裡弄得太亂。我的付出,卻被她澆了一盆冷水。

我不禁納悶:你怎麼會這麼想呢?為什麼你不能把我的行為做正面的解讀?

類似的事情多了,我會開始試著說出我行為背後的好意,讓太太了解。久而久之,她也發現我並不是在否定她,甚至還期待她一句肯定的話。

《愛之語─兩性溝通的雙贏策略》這本書提了幾種表達愛的方式:言語、擁抱、送禮……等。

男人很簡單,女人只要用言語向男人表達支持與肯定就夠,如果能在別人面前獲得妻子讚美,那就太好了。

Q:在這個離婚率高漲的年代,婚姻關係很脆弱,你自己怎麼看待婚姻的價值?

A:我認為婚姻像買基金,放三、五年可能會跌,除非你看走眼、選錯人,不然,放個二、三十年,肯定會漲。

我父母的婚姻就倒吃甘蔗,父親現在也慢慢學會表達他的愛情,會送我母親禮物。

看著他們及周遭人的婚姻,我發現,婚姻其實和信仰很像,一旦做了決定,決定相信與承諾,後面發生的所有事都很合理。

這樣的認知,讓我願承擔婚姻帶給我的所有試煉。

【延伸閱讀】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嗎?談「隱形」的父職

〉〉想生小孩的女性該做的7件準備

〉〉張旭鎧:女兒,你不是來砸老爸招牌的

〉〉從《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到《上流兒童》  吳曉樂:父母也不是父母自己的 

〉〉陳怡芬:打滾金融圈30年,我看到很多不快樂的富二代 

關鍵字: 親子 父親 家庭 夫妻關係 工作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