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女強人和幸福家庭的選擇題,並不是「二選一」

願他們的故事,在你心中激起漣漪

寫完《做工的人》,我深感還有很多故事值得被寫下來,像是新移民、原住民或社會邊緣人,這群人很少被關注,而我認為自己有這個能力為他們發聲,因此寫了《如此人生》。

了解了,才會同理:如此人生

寫完第一本書後,我深深覺得還有很多故事值得被寫下來,像是新移民、原住民或社會邊緣人。這群人很少被描寫,而我認為自己有這個能力為他們發聲,因此促使我寫第二本書。

不同於第一本的是,這次以年輕女性為主。寫女性和寫工地師傅的著墨點不太一樣,師傅們通常不在意我怎麼寫,但女性不同。

首先要取得對方的理解,顧及她們的感受,分辨出哪些可以寫,哪些是她們願意分享、但不願意被寫的,下筆時要掌握力道。我了解她們希望藉由我的文字來說出感受,表達立場,而不是給予同情。有時候,兩方在建立關係的過程中,比書寫時還要細膩。

像是〈愛天使貓舍〉,耗時兩個禮拜才完成,可說是最難寫的一篇。當中我一直思考該寫到什麼程度,有時覺得寫得不夠好,有時不確定哪些情節能呈現。

這時候,我會直接去找當事人,再次理解對方的人生樣貌後,再繼續動筆。寫完後,也會拿給對方看,並說明我是用什麼樣的方式來陳述。

把一個場景和人物真實地描寫出來,讀者會有不同的觸動,也較能理解為什麼弱勢族群會有這樣的人生。如果要定義誰是社會底層,我會說是很少人關注、理解的一群。

這個社會不習慣傾聽他們,但現在我有能力為他們發聲,讓他們被看見。

我認為,當文字愈誠實,受眾就愈廣。文字不可能做到全然地客觀,我只能說,自己是以「透明的主觀」來寫我看到的一切。

我希望透過文字,讓社會大眾了解社會底層、弱勢族群或工人的處境,並改變或去除既有的偏見。不過,我是個實際也很認清現實的人,我知道即使再寫10本,也不一定會發揮多大效用。

即使如此,我的心願仍然有被滿足的時候,像有讀者說,看了〈賭徒〉,才了解為什麼有的人明明沒錢也要包牌;有位社工讀了〈前途〉,才明白為什麼他處理的一個家庭案件中,整個家總是無精打采。讓大家能多一份理解和討論,我的文字就有意義。

我希望大家藉由這些故事,了解不是每個人都有那麼多的機會和選擇。透過我所看到的世界,了解有一群人也值得被關注。

現實一直在變化,我們的世界也一樣,故事不會只停留在這裡,而是會繼續發生。

影響我人生最深的一本書:復活

我20歲時就讀了這本小說。故事陳述男主角涅赫柳多夫出席一場審判,發現眼前的被告,是他年輕時愛過的女子卡秋莎。當時,他使卡秋莎懷孕,卻拋棄了她。多年後,卡秋莎因被誣告而成為殺人犯,男主角則出於良心譴責,決定為卡秋莎洗刷冤屈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陳俊廷

AI時代領航者 新經濟的獲利模式

陳薇雅

全球100萬人都在用的Points of you優勢工具,ICA亞太區策略長帶你找到優勢

生涯顧問

陳威任

26歲成為保險業最年輕處經理,39歲帶領143位業務的超級戰將

林倩如

從外商銀行轉戰生命產業,連續10年破3億的業績總冠軍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