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立青Cheers雜誌第216期 2018-08-29 圖片來源:寶瓶文化提供
寫完《做工的人》,我深感還有很多故事值得被寫下來,像是新移民、原住民或社會邊緣人,這群人很少被關注,而我認為自己有這個能力為他們發聲,因此寫了《如此人生》。

了解了,才會同理:如此人生

寫完第一本書後,我深深覺得還有很多故事值得被寫下來,像是新移民、原住民或社會邊緣人。這群人很少被描寫,而我認為自己有這個能力為他們發聲,因此促使我寫第二本書。

不同於第一本的是,這次以年輕女性為主。寫女性和寫工地師傅的著墨點不太一樣,師傅們通常不在意我怎麼寫,但女性不同。

首先要取得對方的理解,顧及她們的感受,分辨出哪些可以寫,哪些是她們願意分享、但不願意被寫的,下筆時要掌握力道。我了解她們希望藉由我的文字來說出感受,表達立場,而不是給予同情。有時候,兩方在建立關係的過程中,比書寫時還要細膩。

像是〈愛天使貓舍〉,耗時兩個禮拜才完成,可說是最難寫的一篇。當中我一直思考該寫到什麼程度,有時覺得寫得不夠好,有時不確定哪些情節能呈現。

這時候,我會直接去找當事人,再次理解對方的人生樣貌後,再繼續動筆。寫完後,也會拿給對方看,並說明我是用什麼樣的方式來陳述。

把一個場景和人物真實地描寫出來,讀者會有不同的觸動,也較能理解為什麼弱勢族群會有這樣的人生。如果要定義誰是社會底層,我會說是很少人關注、理解的一群。

這個社會不習慣傾聽他們,但現在我有能力為他們發聲,讓他們被看見。

我認為,當文字愈誠實,受眾就愈廣。文字不可能做到全然地客觀,我只能說,自己是以「透明的主觀」來寫我看到的一切。

我希望透過文字,讓社會大眾了解社會底層、弱勢族群或工人的處境,並改變或去除既有的偏見。不過,我是個實際也很認清現實的人,我知道即使再寫10本,也不一定會發揮多大效用。

即使如此,我的心願仍然有被滿足的時候,像有讀者說,看了〈賭徒〉,才了解為什麼有的人明明沒錢也要包牌;有位社工讀了〈前途〉,才明白為什麼他處理的一個家庭案件中,整個家總是無精打采。讓大家能多一份理解和討論,我的文字就有意義。

我希望大家藉由這些故事,了解不是每個人都有那麼多的機會和選擇。透過我所看到的世界,了解有一群人也值得被關注。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