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艾蜜莉‧霍布尼克天下雜誌出版 2018-08-30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你還記得小時候有人問起,你長大之後想要做什麼?我確實記得自己回答之後,向我提問的大人臉上流露出讚許和驕傲的神情。一旦長大,卻變成嚴肅、令人焦慮的問題。

什麼都感興趣? 歡迎加入我們這個族群。

誰說人生只能有一個志向?

「艾蜜莉?」

我把目光從熟食店的菜單移開,抬頭看眼前的人。原來是青少年時期教過我的表演老師。此時距離我上次見到她,已經相隔好幾年了。

我們擁抱了彼此,聊了一下近況,她告訴我她的戲劇學校近況如何。

「你最近怎麼樣?」她問。

「我秋天就要進法學院就讀了。」我熱切地回答。(自從前年上過一堂法律入門課,我就像書呆子一樣,迷上合約與財產法之類的東西。這些體系感覺就像一種看待世界的全新方式。)

但她的反應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她歪了歪頭,臉上出現一種古怪的表情。

「嗯,我還以為你會成為電影製作人。」

我的心一沉。又要說是我的問題了,這句話簡單說就是這個意思。

我還以為你會成為電影製作人。

這事大約發生在十年前。當時我23歲,開始漸漸在自己身上觀察到一種模式。

我發覺我很容易投入一個新領域,變得全神貫注,不管手上拿到什麼相關資訊,全都如饑似渴地讀完,而且我會完成一些非常熱衷的計畫。

過了幾個月(或幾年),我的興趣會開始奇蹟般消失,然後轉而投入令人興奮的新領域。從這裡開始,同樣的模式就會重複出現。一旦我精通一個領域,就會開始厭煩。

當然,也是在此時,人們會看著我,說:「哇!艾蜜莉,你好擅長這件事!你真的找到自己的本事了,不是嗎?」呃。罪惡感應聲出場。羞愧感也上場了。

像我這樣老是迷上一件事就全心投入,學會新技能,然後失去興趣,這種在世上存在的方式讓我非常焦慮。

我理所當然認為世上只有我有這種傾向,總在不同專業領域之間遊走,因此我感到完全孤獨。

我的同儕並沒有變成萬事通,但他們似乎全都按照常軌直線前進。我卻相反,踏上一條胡亂彎曲的小路:沿路有音樂、藝術、網頁設計、電影製作、法律。

當我以前的表演老師帶著明顯的不解與失望,告訴我,她以為我會成為電影製作人,我彷彿跌得很慘,一頭摔進關於我自己的「真相」裡,而且我一直不肯面對這件事:我無法堅持到底。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