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黃大米Web only 2018-09-07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成功」這兩個字,像是他手上操弄的玩具球,不斷高空拋接輕巧換手,打出一場又一場漂亮創業之作。但他卻說開夜店跟拍電影那一年是人生最痛的時候。

如果你想到黃立成會想到什麼?是那個唱著「跳跳跳,跳呼伊爽,跳呼伊勇,跳嘎袂起肖!」的L.A.boyz,還是創辦17直播的老闆。

對我來說,他的角色像個變色龍,當人們還停留在他是嘻哈樂團的大哥時,他已經投資了夜店,一度是成為台北最熱門的夜店,想入場還得靠關係。

沒幾年,又聽到他創立了直播公司,身分角色變化快速猶如只是穿脫衣服,或者京劇的變臉,當你還沒看清楚他的新面孔,他又更換了一張臉譜。

「成功」這兩個字,像是他手上操弄的玩具球,不斷高空拋接輕巧換手,打出一場又一場漂亮創業之作。

那種光鮮的感覺,好強烈,好強烈,就算後來他的直播事業在美國上市失利,慘賠上億元,你還是會以為他毫髮無傷,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只說,「當作繳學費。」上億的學費,還真不是普通人能修的課。

我對於歌頌成功人士的偉大,向來比較興致缺缺,因為我總覺得那像是在誦經或者傳教,真假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對著媒體不斷不斷傳誦出同一套說法,直到信眾相信為止,例如:偉人小時候站在河邊,看魚逆流而上,深受啟發,這種故事說久了,就有人會信了。(同場加映>>>黃大米:別相信那些說自己很成功的書:「這件事」更有參考價值

直到那天,翻閱蘋果日報對黃立成的專訪,我在文章中,讀到他的許多不容易,當記者問他為何熱中創業?

他說「藝人轉投資是自然的,但我也不建議。」看出他對創業之路似乎有些感嘆?

「Yeah,很多!It's hard!真的很難!太多太多辛苦......」

「本來你可以簡簡單單、開開心心,但你卻碰了這東西,幹嘛去找這麼多麻煩、責任、風險給自己?」

「開夜店跟拍電影那一年傷得最重,賠得很慘,那是我人生最痛的時候。」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