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蘇于修Cheers雜誌第217期 2018-09-27 圖片來源:廖祐瑲
有太陽,就有光;有光,就有影。而燈是光影的魔術師,創造太陽之外的變化。工作需要護眼的閱讀燈,休憩則需一盞舒心的情境燈,為空間增添多種表情。

一對分手的戀人,佇立在孤寂的月台上,兩個人將往不同方向離去。火車即將駛離,沒有人知道下一站將通往何方......。如果,你是燈光設計師,你想用什麼樣的擬真燈光,表達這一幕?

發問的,是肯緒照明設計的主持設計師林世秉。「設計『分手的月台』燈光是最殘酷的!」20多年前,他就讀台北藝術大學,主修燈光設計。

年少時看了很多好戲,咀嚼著那些青澀歲月還看不懂的劇情,卻也如同海綿般吸收了大量養分。林世秉對於「照明設計」的思維,因此多了一分感性的人文溫度。

燈光是處理觸感及人與空間

相較於傳統室內設計或建築系學的燈光設計側重「空間跟畫面比例」,有劇場燈光的設計背景,再轉做建築照明,林世秉思考的則是「觸感的問題」。

「觸感跟光線調性有關,考慮的是人和空間的關係,」他說。例如,過去醫院的燈光多是冷色調,現在有些醫院已調整為暖色調,醫護人員的服裝也從綠色改為粉紅色或淺黃色,就是要讓病人有溫暖、被保護的感覺。

從小,林世秉在桃園中壢跟著奶奶長大,記憶中對光的感知,來自某個睡醒的午後。

念幼稚園大班的他,抬頭望見從老屋磚牆上的一扇窗,灑進一道微光,空氣中的灰塵歷歷可見,「讓光好像觸摸得到」,他微笑回憶最初對光的啟蒙。

光有厚度,雋永光線確實存在

「如果要表達80萬禁軍教頭林冲夜奔的孤寂感,有兩種選擇:一是讓舞台燈光只打一盞燈在林冲身上;但,有沒有另一種可能是:舞台全亮,然而只見林冲一人無助地站在偌大舞台上?」讀書時,老師的一席話,則喚醒林世秉對光的反思,讓他就算之後到紐約留學轉念建築照明,依舊受用。

「這些訓練,讓我們在想事情時,可以跟人家不一樣,」他說。

逆向思考光與環境、光與人的關係,往往讓設計師更能從使用者需求出發。

如果只是為了亮而亮,莫名其妙加燈光,「可能會很吸睛,可是很淺薄、沒有厚度、不耐看、不雋永,」林世秉說,短短一句話,流露出他骨子裡藝術家的養分。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