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亞當‧藍辛斯基天下雜誌出版 2018-10-11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關於目前的成就與我們怎麼走到這裡,我將一肩挑起所有責任。」他在離職前給員工的信件中這麼寫道。

經過數年的強勁成長,優步(Uber Technologies Inc,簡稱:Uber)在2017年經歷數起醜聞與挑戰,最後以備受爭議的執行長崔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離職而告終。

就在本書付梓之際(2017年),Uber遭逢其最大的問題。2017年2月19日,Uber網站前工程師蘇珊‧富勒(Susan Fowler)發表3,000字的部落格貼文,詳述她在Uber 所目睹、猖獗的性騷擾問題。這起事件促使Uber高層決議,聘請美國前司法部長艾瑞克‧侯德(Eric Holder)來調查公司的職場文化。

這次大動作的調查,成為後來卡蘭尼克垮台的導火線。同時間公司也聘請《財星》(Fortune)500大企業之一的博欽(Perkins Coie)律師事務所,調查數百宗騷擾投訴,以及之前持續在公司延燒的相關問題。

同一個月,谷歌(Google Inc,簡稱:Google)母公司字母表(Alphabet Inc,簡稱:Alphabet)的其中一個部門,控告Uber 惡意挖角,經常與卡蘭尼克一起散步的夥伴安東尼‧萊萬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同年2月23日Alphabet 旗下的自駕車部門Waymo指控,過去曾任該公司高階主管的萊萬多夫斯基,將業務機密洩漏給Uber,以扶植其剛起步的自駕車事業。

萊萬多夫斯基遭控在2016年1月離開Waymo前,曾下載1.4萬筆檔案,並和Uber分享光達技術(Lidar),有關雷射感應導航系統的機密資料。這起訴訟拖過整個2017年,在訴訟過程中,Uber又接連爆出一連串負面消息。

投出「灰球」,反過來監控執法者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