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賴向榮木果文創有限公司 2018-10-19 圖片來源:木果文創有限公司
從醫者的角度看天下,也以廚神的舌尖談美食,文如其人般,傳達溫潤寬厚的人生觀察,是一本道地談飲食文化、食譜的書,卻也充滿風土采風、世界見聞。

#跟著無國界醫師走進世界廚房
#跟著大學生坐弋壁火車為病人送藥
#草原上的美食
#離不開牛羊馬和酒
#蒙古麵條

蒙古國在二十世紀初就已經獨立,經過四、五十年與國民政府及蘇俄的相互角力,蒙古有自己的語言與文字,後來因俄國扶植政黨控制外蒙,與俄國有深厚的關係,所以大部分的人會説俄語,近年英文已經較普級,年輕的一輩,英文溝通的能力也相當好了。

跟著熱血的大學生坐弋壁火車,為病人送藥

從韓國轉機到蒙古,發現韓國在蒙古有極大的投資,有些人韓文也通,街頭上有不少韓國的餐廳。蒙古地廣人稀,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低的國家之一,拜訪時大約兩百多萬人,目前應該有三百萬人,多數在烏蘭巴托,另外有很多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 (Herds);很難想像在這種冬天酷寒、可以到零下四十度,夏天沙漠酷熱的環境,這樣的游牧民族還能夠生存。

來到蒙古,是參與他們的癲癇照顧改善計畫,拜訪了蒙古的癲癇協會會長──首都大學神經科的主要負責人。他也安排我前往蒙古衛生部拜會部長,部長很高興我以國際NGO的身分到蒙古幫忙他們對於癲癇照顧的推動;另外,知道我來自台灣,也談到一些蒙藏委員會與蒙古合作的計畫。

在蒙古的日子裡,除了在首都,也到了兩個近郊的都市。在近二十年前,蒙古的醫療還在起步,首都醫院的腦波機是日本癲癇中心贈送的光電(Nihon Koden)腦波機,全國有一台核磁共振及三台電腦斷層,在當時並沒有很好的技術員協助做腦波,幸好我在住院醫生訓練的過程中有自己做腦波,在那裡我們就一起做腦波,討論病情,並且與當地的衛生機構包括護士、當地區的醫生、學生合作做癲癎的宣導。

在這個過程中,發現許多人對於癲癇本身的認識和知識層面都亟待努力;至於在治療上當時藥物並不多,有癲通但是尚未有帝拔癲,藥物因為很貴,所以一般人不一定付得起。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