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女強人和幸福家庭的選擇題,並不是「二選一」

舞蹈家許芳宜/每一個身體,都有快樂的權利

本來的不可承受之重,她最後從自己與身體的相處中,找到了新方向。

第一次採訪許芳宜是在8年前。當時下的標題是「多痛,火花就有多燦爛」。因為那個時候的她,真的就像一顆飛躍在火光中的種子,奮不顧身,只為了在高溫下搾出耀眼光芒。

一靠近許芳宜,馬上感受到一股生命的炙熱,而那些燃燒生命的印記與傷疤,每一道都是怵目驚心、又讓人肅然起敬的徽章。

將近3千個日子過去,有機會再度採訪許芳宜。赫然發現她不一樣了──儘管眼底依舊閃爍著不變的熱情,但時間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卻已轉為一種舒服、自在的從容與和煦,奔放地灑落在她時不時綻開的開懷笑容裡。

19 歲立志成為職業舞者,23歲時,她做到了。35歲離開待了10年的舞團,回台成立「拉芳‧LAFA」;但到40歲,在經營壓力下不得不結束一切,再度孑然一身回到紐約。

在最低潮,許芳宜去找導演李安,問他:「年紀大了,真不知道能做什麼?」李安反問:「妳最會做什麼?」「跳舞。」「那就繼續跳啊。」李安如此回應。「要怎麼跳?用什麼方法跳?」許芳宜被迫思考。

本來的不可承受之重,她最後從自己與身體的相處中,找到了新方向。

2011年,她成立「許芳宜&藝術家」,帶著一群年輕舞者創作、開拓視野。2012 年,她開始推廣「身體要快樂」,於是,從7、8歲的小朋友到7、80歲的老阿媽,都可以跟著她一起伸展、探索、重新愛上自己的身體,當然,也都可以大聲地叫她一聲:「芳宜老師」。

在舞蹈中跋涉過千山萬水,許芳宜將路上的自我對話寫成《我心我行‧Salute》一書。聊的是新作,但也同時是過去的、此刻的、未來的許芳宜。

Q1、透過《我心我行‧Salute》整理一路走來的軌跡,在回顧中,有沒有任何新發現?

閱讀自己、尤其是閱讀很多年前的自己,是件很有趣的事,就像不斷在對照隨時間過去,自己的心意是否還一致。

我發現,大方向不變,但在行為上,我的腦袋和身體都做了很多調整。

年輕時,覺得自己什麼都沒有,只有體力,我就是努力做、拚命做,把不會的動作做到會。我想用練習的次數、用技術去戰勝一切。

但10年過去之後,我的身體開始改變。

我開始知道不是「只有拚才會贏」──還是要拚,可是要「拚得聰明一點」。

不只用「量」取勝,更要照顧質地和質感。只是,這條路上一定要先走過「量」,才會有「質」,所以我依舊很感謝自己過去的投入,也從不後悔,即使因此後來讓身體被醫生診斷為“over use”(過度使用)。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陳俊廷

AI時代領航者 新經濟的獲利模式

陳薇雅

全球100萬人都在用的Points of you優勢工具,ICA亞太區策略長帶你找到優勢

生涯顧問

陳威任

26歲成為保險業最年輕處經理,39歲帶領143位業務的超級戰將

林倩如

從外商銀行轉戰生命產業,連續10年破3億的業績總冠軍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