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218期 2018-10-31 圖片來源:林家安攝影、許芳宜&藝術家提供
本來的不可承受之重,她最後從自己與身體的相處中,找到了新方向。

第一次採訪許芳宜是在8年前。當時下的標題是「多痛,火花就有多燦爛」。因為那個時候的她,真的就像一顆飛躍在火光中的種子,奮不顧身,只為了在高溫下搾出耀眼光芒。

一靠近許芳宜,馬上感受到一股生命的炙熱,而那些燃燒生命的印記與傷疤,每一道都是怵目驚心、又讓人肅然起敬的徽章。

將近3千個日子過去,有機會再度採訪許芳宜。赫然發現她不一樣了──儘管眼底依舊閃爍著不變的熱情,但時間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卻已轉為一種舒服、自在的從容與和煦,奔放地灑落在她時不時綻開的開懷笑容裡。

19 歲立志成為職業舞者,23歲時,她做到了。35歲離開待了10年的舞團,回台成立「拉芳‧LAFA」;但到40歲,在經營壓力下不得不結束一切,再度孑然一身回到紐約。

在最低潮,許芳宜去找導演李安,問他:「年紀大了,真不知道能做什麼?」李安反問:「妳最會做什麼?」「跳舞。」「那就繼續跳啊。」李安如此回應。「要怎麼跳?用什麼方法跳?」許芳宜被迫思考。

本來的不可承受之重,她最後從自己與身體的相處中,找到了新方向。

2011年,她成立「許芳宜&藝術家」,帶著一群年輕舞者創作、開拓視野。2012 年,她開始推廣「身體要快樂」,於是,從7、8歲的小朋友到7、80歲的老阿媽,都可以跟著她一起伸展、探索、重新愛上自己的身體,當然,也都可以大聲地叫她一聲:「芳宜老師」。

在舞蹈中跋涉過千山萬水,許芳宜將路上的自我對話寫成《我心我行‧Salute》一書。聊的是新作,但也同時是過去的、此刻的、未來的許芳宜。

Q1、透過《我心我行‧Salute》整理一路走來的軌跡,在回顧中,有沒有任何新發現?

閱讀自己、尤其是閱讀很多年前的自己,是件很有趣的事,就像不斷在對照隨時間過去,自己的心意是否還一致。

我發現,大方向不變,但在行為上,我的腦袋和身體都做了很多調整。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