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女人迷編輯 Abby女人迷womany 2018-11-14 圖片來源:womany.net,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
女人迷專訪謝盈萱,她是《麻醉風暴》裡沈穩充滿爆發力的宋邵瑩、她是《單身花嫁》豪爽內斂的姐,人人喊她劇場女神。這聲女神,謝盈萱說感謝,可是要求認同前,她還是想回到內觀自己。女神何其多?聽聽謝盈萱說,她感謝封號,也婉拒標籤。

女神何其多?我是謝盈萱

《麻醉風暴》裡她一聲:「同學,這不是你的錯。」氣若游絲卻鬆綁了多少人每夜的聲嘶力竭。 《恨嫁家族》中她踩著高跟鞋踉踉蹌蹌,歇斯底里小小的身子散發對世界強悍的恨意,卻那麼讓人心疼。 《服妖之鑑》身著西裝為男兒身的自己細緻抹上口紅,一個轉身留下夢的囈語,該信什麼,就留給觀眾。

謝盈萱是很有自己氣味的演員,她每時期不同的氣味,都要刮起一陣氣候。披過婚紗穿過西裝,從劇場女神到劇場男神,人人說謝盈萱是第一把交椅,因為她演什麼,是什麼。作一個演員的格局,即便一張椅子、一盞燈,都是舞台。謝盈萱在哪裡,戲就在哪裡。

「劇場是一個簡樸的魔幻空間。它真窮啊,可它最美的就是,越空曠,能創造的魔幻力量更大。」謝盈萱這樣談劇場。一個好演員,讓你記得劇本、你還懷念她說著某句台詞的眼神。

謝盈萱一向把戲拖曳進生活裡,專訪時,身上西裝筆挺,她綁鞋帶、還是走路,都有男孩的英氣,這時謝盈萱還等著上《服妖之鑑》最末場。我覺得這時候跟她聊劇場女神的封號很有意思,她說:「回頭來我要面對的還是謝盈萱,女神何其多?我是謝盈萱。」。

我不是明星,我是表演者

「當你為角色發聲第一句台詞以後,我們不是明星,我們是表演者。」

謝盈萱從舞蹈班到戲劇系,表演是她第一次發現自己可以與別人相處的語言:「以前我是那種班上滿自閉的學生,我第一次找到跟別人相處的語言,是表演。我在同學面前模仿學校老師,他們就笑了。」

謝盈萱無疑是劇場老屁股,卻時時刻刻保有疏離,演員們在後台玩耍嬉鬧,她總是坐在角落安靜的那個,那對謝盈萱來說是儀式,她說表演有上身與退駕,每個人不同的。她不跑趴交際應酬,沒戲時做的事都跟下部戲有關,看電影或閱讀,學習新的活動,都是角色的臨摹。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