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洪雪珍客座觀點 2018-11-15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先朋友,後同事,成功機會小,必須鐵了心失去這個朋友;先同事,後朋友,機會稍大,不過建議最好是等到離開這家公司,再做朋友不遲。

「好啊,妳厲害!公司花錢請我,讓妳把我當下女用,叫我訂便當、買衛生棉、送車去洗,還要幫你和男人訂約會的餐廳,結果還不是被男人甩了...」

「現在位子坐穩了,要一腳把我踢開,沒見過像妳這麼心狠手辣的女人,最毒婦人心就是妳!」

隔著百葉窗,嘉嘉潑婦般的叫罵一字一字敲進蓓菡的耳裡。

擔任主管4年,在外商任職期間有幾次資遣不適任的同事,蓓菡從來都是快刀斬亂麻,而這一次高高抬起來的雙手意外發軟,遲疑再遲疑,最終還是痛下殺手,卻失去摰愛的朋友。

霸凌的同學,竟然成為好友

時光倒回,往事一幕一幕重回眼前...

4歲那年,父母車禍雙亡,由祖母撫養,住在城市裡最黑暗的角落,鄰居都是社會底層的工人階級,所以蓓菡上的是窮人家上的幼兒園,設備與師資遠低於水平,頂多管吃管睡,提供一些基本學習,霸凌很常見。

其中一個女同學特別關注蓓菡,經常扯她頭髮、有意無意推擠她,甚至動手打她,或是搶她的文具點心,蓓菡內向自卑,只能含淚吞忍。

上小學之後,蓓菡發現兩人同校,到五年級時還分到同一班,兩人的成績是倒數一二,都沒有朋友。有一天,她找上蓓菡,把蓓菡驚嚇出一身冷汗,結果是問可不可以成為朋友。同病相憐,加上沒有別的選擇,命運又把兩人湊合在一起。

升國中的暑假,祖母去世,舅舅接走蓓菡,轉學至另一個城市,自此蓓菡與嘉嘉失去連絡,走向兩條平行線人生,不再交集。蓓菡努力向學,舅舅也用心栽培,並出國留學念碩士,在職場上一帆風順。

上司與下屬,界線模糊不見了

18年沒見,兩人再度不期而遇,蓓菡是剛跳槽至本土企業的主管,嘉嘉是她的助理。

蓓菡不知道,嘉嘉是另一個部門丟過來不要的人,反而是被意外相逢帶來的驚喜沖昏頭,忘記18年的歲月在她們中間沖刷出來的鴻溝有多寬闊、多深沈,也忽略上下屬立場帶來的不同角度有多銳利、多現實。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