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潘乃欣Cheers雜誌第219期 2018-11-29 圖片來源:廖祐瑲
蔡恩全比喻,上班族就像「企業內的運動員」,要應付上有主管、下有部屬,三明治夾層般的人際壓力,並且突破一關關的績效門檻。

微軟內部有項人格測驗,將員工分成4種顏色,每種顏色象徵不同的人格特質。

其中,「紅色」屬於支配型人格;「黃色」個性外向,喜歡影響別人、與人互動;「藍色」處事謹慎,凡事都需要實證及數字佐證;而最後一種「綠色」,則是組織中的支援者、團隊工作者。

有別於大多數主管都屬於紅色,今年57歲、現任微軟大中華區副總裁兼新事業開發部總經理的蔡恩全,在不同職涯階段接受的3次測驗結果,全是萬紅叢中難得的一點綠。

帶著高階主管罕見的「非競爭型」性格,蔡恩全的管理職涯反倒走得穩健、長遠。至今,他是台灣微軟在任最久的總經理,任內帶動台灣微軟業績成長超過3倍,也曾領軍業務行銷、通路行銷、市場行銷、技術顧問等不同領域的團隊。

外商企業績效掛帥,市場廝殺不在話下,這讓同事為他下了個結論:「Davis(蔡恩全英文名)一定有一套獨特心法,要不然『活不到』現在。」

蔡恩全也知道自己「與眾不同」。他在撰寫的《微軟商學院》一書中說,若是純綠色人格,確實難以存活。但實際上,蔡恩全更像是隻能快速適應環境的「變色龍」。

每當挑起管理大梁、身處高壓狀態,他便上緊發條,讓紅、黃、藍色性格的比例升高,勇於迎接挑戰。而離開公司後,他又有一套從忙碌中暫時離線的哲學,回歸天性,在放鬆中有效充電,隔天再帶著滿格能量面對龐雜的業務與壓力。

運動場上,職業選手得接受經常性的訓練、控制身材,才有機會在大大小小的賽事中被看見。蔡恩全比喻,上班族就像「企業內的運動員」,要應付上有主管、下有部屬,三明治夾層般的人際壓力,並且突破一關關的績效門檻。

這憑的不只是「我一定能做到!」的精神喊話,還得仰賴從挫折中快速恢復元氣的韌性,以及維持穩定能量的職涯經營之道。

在最難抗拒負能量的星期一早上,蔡恩全依序從身體、情緒、心理和精神4大面向,分享他10年來力行能量管理訓練的經歷與收穫。

Q1:你接觸能量管理的契機是什麼?

10年前,我擔任台灣微軟總經理,當時的同事都很資深,至少有10年工作經驗。我們的業績不錯,很會做生意,但我希望團隊在硬實力之外,能在壓力下更快樂,工作也與家庭、幸福感有所結合。

所以,我就向人資部門爭取了一筆經費,安排同事接受一連串軟實力訓練,像溝通、解決問題,也包括能量管理。而在結束能量訓練後,反而是我自己覺得獲益最多。

我不是天生愛挑戰的人,常覺得要用很大的力氣鼓起勇氣,才有足夠能量面對工作挑戰。後來,我在工作中試著把這套訓練帶給其他同事,為了要教別人,我自己也對能量管理的概念了解得更深。

Q2:你如何在生活中實踐?

能量管理分4個面向,最基本的是身體層面(physical)。能量管理主張三餐只吃到6~7分飽,用餐後能維持2~3小時不餓即可,這樣才能保持最佳狀態。若兩餐隔太久,中間會因為血糖下降而降低能量,不如正餐不要吃太飽,再以零食補充熱量,讓血糖一直維持在正常值內。

這套飲食方法是有科學根據的,它本來用於專業運動員的日常訓練,轉到我們這種「企業運動員」身上,也很適用。

第二個面向則是情緒(emotional)。簡單說,就是如何維持正向情緒。當我們的腦子充滿負面能量,工作效能是低落的,因為精力都花在處理負面情緒上。

我以前做生意時,常覺得壓力很大,在公司裡上有主管、下有部屬,像是三明治夾層。這讓我開始想,該如何在壓力下控制情緒?

我選擇了一個很傳統的方法。我生性比較容易焦慮,當我壓力大時,我會到一個安靜的地方獨處,拿一張白紙,用鉛筆寫下讓我煩惱的事。特地用鉛筆,是因為它的摩擦力大、寫不快,對我來說,用鉛筆慢慢記錄的筆觸很療癒。

寫字的過程中,我也試著把煩惱整理、條列出來,藉此釋放壓力。停筆時,即使還沒開始展開行動,我都會覺得好些。

而且,這段過程幫我釐清壓力的優先順序,讓我知道該先處理哪一件事。當腦袋漸漸清晰,負面情緒也就有機會慢慢轉正。

另一個作法,則是反向思考。我在管理上很注重人和,不喜歡和別人起衝突。但衝突還是難免,讓我很不好受。所以我練習倒過來想,思考如果我是對方,我會怎麼看?換個角度,就覺得事情也沒那麼糟。

習慣這麼做之後,就能有效降低負能量,然後有更多能量去解決問題。

能量管理的第三個面向,是心智(mental)層次,講的是如何專注。我平常工作時,兩台電腦並用,有兩支手機,每天在很多螢幕間切換,時間也因此變得很零碎。

後來,我試著規劃不同的時間區塊,有些時間是所謂的「雜菜麵時間」,提供同事、外部單位和我會面、交流;但有些時段我會找個安靜的角落,專心思考公事。

同時,我將星期天晚上定為瀏覽行事曆的時間,包括過去一週做了什麼,未來兩週要做什麼,邊看邊調整。

最後一個是精神面向(spiritual),層次最高,這和個人的人生觀、價值觀有很大的關係。價值觀會隨人生階段而變動,像我早期的價值觀是,在職場上得到掌聲,最能滿足我,所以我每天早上不到8點就進公司,晚上10點過後才離開,投入工作的時間很長。

相對的,我女兒在17歲以前,幾乎和我沒有交流,因為我回來後她大多睡了,平時只有星期六能陪伴家人。

直到她高二當了學校的樂隊隊長,必須練習到很晚,她媽媽問我,能不能每天提早一個小時下班去接她?多出了在車上相處的那段時光,我才開始和她有了互動。

從過去的工作狂,到開始想兼顧家庭的爸爸,當我的價值觀開始移轉後,我自然會想辦法提高工作效率。

另外,為了避免把工作情緒帶回家,我試著在下班前半小時,就和太繁瑣的工作斷線,例如,即使不能不接電話,但至少不再打電話,讓自己的狀態穩定下來。

Q3:當中最困難的部分在哪裡?

能量管理的重點不是理論,而是透過不斷練習,將這套方法落實在生活之中,讓它變成一種「儀式」,也就是養成習慣。就像有了固定運動的習慣後,如果突然有一天不運動,還會感到不舒服。

以身體面向來說,我現在每餐都吃得少,這有幾個好處,一來是體脂肪不會高,也能降低大吃大喝後造成的昏昏欲睡。不過,要養成習慣,常常需要做出取捨。

例如年輕時,大家都喜歡一大群人揪團去吃午餐,一起吃吃喝喝,批評公司、抱怨老闆,很開心,回來後打個呵欠,還有體力繼續上班。但如果50歲後,中午還這樣去吃飯、聊天,回來以後就很累,沒辦法立刻開始下午的工作。

所以,我現在是偶爾外出吃飯,並且快快吃、不要吃太飽。吃飯時,聽聽我喜歡的音樂,邊吃邊放鬆;吃飽後午睡一下,再起來走走,就能恢復能量,繼續工作。

Q4:有沒有你覺得自己還做得不夠好的部分?

微軟有個人格測驗,把人分成4個顏色,我一直是綠色,天生不是支配性、而是支援性格的人。

這和我的成長背景有關,我母親以前總是教我,做人要盡量保守、客氣,不要太常冒險。結果我花很多時間把眼前的任務做好,卻花太少時間思考:人生中有什麼事能讓我感到快樂?

我認為,正面思考也需要練習,我們不會因為每天吸收很多正面觀念,就自然變成一個陽光的人。若要強化正面思考,就得提升「碰到挫折時的回復力」。

在這件事上,到今天,我仍然使用一些很傳統的方法。我會在線上行事曆上做筆記,寫的可能是生活中的心得,或是我在閱讀時看到的好內容。

我在每週日的行事曆回顧時間中檢視,如果覺得這段內容值得繼續參考,我就會再移往下兩週,隨時用來提醒自己。

Q5:你認為,每個人都該做能量管理嗎?

我47歲才接觸能量管理,並不算早。其實,能量管理也不見得適用於每個人。

不過,我認為上班族最需要。因為在辦公室這種工作環境,絕大多數人都要處理他和主管、部屬、同事間的關係,這容易讓人覺得力不從心。

年輕的工作者或許對能量管理比較沒感覺,但當工作變得複雜,人生中要兼顧的面向增加時,它就變得很重要。

當我養成能量管理的習慣後,第一,會覺得自己「能量的總量」變大了,因為它們受到妥善的管理和運用;第二,受挫時的回復力會增強,這在工作上很重要,讓我在需要衝刺時,能隨時拿出足夠的能量。

總之,能量管理確實讓我的身體健康一點、思考正向一點、家庭衝突少一點,這都是好事。

※更多精采內容在12月號《2019能量管理Start!》│博客來天下網路書店雜誌訂閱專區

雜誌介紹

關鍵字: 微軟 微軟商學院 蔡恩全 能量管理 正向思考 家庭 職場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