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內容授權:LINE TV|口述:黃韻玲|採訪整理:蘇于修Web only 2018-11-29 圖片來源:李復盛 攝影
我們不能掌握環境,我們只能掌握自己,你如果要走出一條路,就必須為自己負責,無論成敗都要為自己負責,因為這是你的決定。

音樂,是讓好戲畫龍點睛的靈魂。黃韻玲受王小棣老師之邀擔任《20之後》的音樂總監,但有音樂精靈稱號的她,在追逐音樂的路上並非一帆風順,也曾經像個小粉絲一樣追著鳳飛飛滿街跑。

談到年輕音樂人面對的環境,她坦言:「如果我現在20歲,要做音樂要非常非常努力才有機會!」

從小喜歡音樂,「希望我的歌從收音機傳出來」

我大概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就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什麼:「我希望我的歌能從收音機傳出來」。我覺得是家庭環境的影響,因為我爸也喜歡聽音樂。小時候我非常喜歡中視的「青春樂」,九點半我就準時會站在電視機前,一定要等到十二點唱國歌才會去睡覺。

後來看到山口百惠,西城秀樹,五輪真弓這些人,就請遠在日本的伯父幫忙買唱片,我舅舅以前學生時期組過樂團,不要的唱片我也把它撿回來聽,同時間就吸收了很多很多不同的音樂,小時候的input很重要。

(圖片提供:LINE TV)

我什麼都不會,只對做音樂有耐心

我爸媽很願意給子女各種學習的機會,讓我學小提琴、學芭蕾舞、學畫畫,但我都半途而廢,所以爸媽就覺得「讓你學什麼你都學一半」,就跟我說鋼琴也不要繼續學了。

沒想到,我反應激烈,因為我知道我需要鋼琴,我有好多想說的事情需要透過音樂表達,所以我得盡量讓功課維持在中上,避免爸媽抓狂。

小時候常等爸媽睡著後,跑去客廳把我喜歡的黑膠唱片一張一張找出來,錄在卡帶裡面,再把音樂重新編排,還要一邊主持,把整個節目做完,然後在學校編短劇、寫歌,我每天只是在想這個,我沒有胸懷大志,因為我什麼都不會,我只對(音樂)這件事情有耐心。

(圖片提供:LINE TV)

20歲遲疑徬徨音樂路,沒想過放棄

別人的20歲開始意氣風發,但是我的20歲開始遇到關卡,我18歲進滾石,我跟媽媽說要做唱片,但我完全沒有拿出任何東西,她開始不相信我,可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那兩年我們母女關係很緊張。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