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奇芬客座觀點 2018-12-06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每個貨幣上漲、下跌的理由不一,有政治因素、有經濟因素、有人為操作、有投機炒作。有人從中賺取暴利,也有人因此破產。

12月1日川習會傳出好消息,中美雙方暫時不打貿易戰,多出90天緩衝期,讓雙方進行貿易談判。

此消息激勵了國際股市,幾乎全球股市都出現反彈行情,但是,金融市場的陰霾就此消除了嗎?應該未必。接下來要觀察的,或許不是美國的關稅手段,而是美元走勢。

最近重讀大師經典,科斯托蘭尼三大經典之一「金錢遊戲」,書中舉了好多二次大戰前後,各國貨幣大幅波動的例子。當時,不管是美元、德國馬克、法國法朗、瑞士法朗等,各都經歷了大漲大跌的走勢。

每個貨幣上漲、下跌的理由不一,有政治因素、有經濟因素、有人為操作、有投機炒作。有人從中賺取暴利,也有人因此破產。金融市場就是如此難以預測。

回顧2018年影響金融市場的主要關鍵,第一,聯準會升息以及收縮資產負債表,雙管齊下,讓美元呈現多頭走勢,並引發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壓力。第二,美國總統川普對全球打貿易戰,其中以對中國貿易戰最為強硬,引發中國經濟衰退風險。

貿易戰可能階段性落幕

但最近美國已經完成了美加墨貿易協定,對於美國周邊國家關稅同盟有了新進展。除此之外,美國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進口關稅,從10%調升到25%的政策,也出現了轉圜空間。

雖然目前市場解讀,中美雙方只是延後90天來進行談判,但相較於先前的箭拔弩張,目前氣氛已經緩和許多。而且中國態度看似轉為溫和,或許有機會以此逼迫中國持續開放市場、購買更多美國商品,來換取美國不提高進口關稅。

當然,川普也很清楚,高關稅,代表進口商品價格上揚,將影響美國民眾消費力,最終也會影響美國經濟景氣。因此,貿易戰可用於威嚇,但不一定要真的做。美國透過近一年的威逼恫嚇,應該已經達到不少政策性目標。

貨幣戰接著登場?

若貿易戰可鬆口氣,接下來美國總統川普想要的,應該是美元貶值。先前聯準會持續升息,引發川普大大不滿,但聯準會為獨立機構,總統也無法直接影響貨幣政策。不過,展望2019年,強勢美元似乎有轉向可能。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