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韓國瑜口述/黃光芹時報出版 2018-12-26 圖片來源:韓國瑜粉絲專頁
就我看來,沒有人可以複製「韓國瑜模式」,包括他自己在內。

當發現他像「基度山伯爵」回歸,簡直判若兩人,連面相都改了,是在他參選國民黨主席,到我的廣播節目中受訪那時。每一次,他上完節目後的點閱率劈哩啪啦竄升,沒有兩萬、也有三萬,這種現象一直持續到他競選高雄市長,沒有高、只有更高。

「韓國瑜現象」在當時早已形成,只是沒有料到到最後竟然摧枯拉朽,匯集成一股韓流。

韓國瑜與媒體交好,並非源自於他有任何高明的公關手腕,而是因為他仗義、正直、公道、不喜歡欠人情的個性。我天天都在發通告,看過形形色色的政治人物,他是唯一一個面對惡質媒體人,以威脅利誘手段搶通告,而沒有倒過的人。光就這一點,我對他刮目相看。

從韓風颳起,產生西瓜效應,一直到他當選,「韓國瑜旋風」方興未艾。接受我訪問的政治人物,不分藍、綠,有一個共同現象,就是韓國瑜上身,不是津津樂道他的「韓國瑜模式」,就是拿自己與他類比,誤以為自己也可以變成「韓國瑜第二」。

就我看來,沒有人可以複製「韓國瑜模式」,包括他自己在內。

他的政治旅程已邁入下一個階段,必須創造另外一個「韓國瑜奇蹟」,否則過去的韓國瑜,會很快打敗現在的韓國瑜。

張五岳教授的序文中,對於究竟是「時勢造韓國瑜?還是韓國瑜造時勢?」持保留的態度;我認為當然是後者。但是,人就是人、人絕不是神,政治人物尤其要有這樣的自覺,否則總有一天會被趕下祭壇。這一點,韓國瑜十分清楚。

韓國瑜、李佳芬和我,之所以願意接受時報出版的邀請,共同完成此書,是因為我們三個都是老時報人,自然有一份情義在。

由於時間相當趕,連採訪在內,我前後只花十天就撰寫完成。我堅持以2018年12月25日為分界點,我可以記錄韓國瑜之前的歷史,但之後我必須抓緊媒體人的角色分際,持續監督他。

誠如韓國瑜自己所說,水能載舟、也能覆舟,就讓我們跟著禿子走,看看禿子可不可能一直跟著月亮走?

從賣菜郎到韓流風暴↘更多內容詳見《跟著月亮走:韓國瑜的夜襲精神與奮進人生》。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