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大師兄寶瓶文化 2018-12-26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有時候,有些關係,不被家庭接受,不被社會認可,甚至說出來都難以啟齒的,我們都可以理解,也尊重。

那天只有我一個人上班,其實就是開門讓她進去真的也沒差,但是我還是跟她說:「對不起不要為難我……」

小姐一樣哭,癱坐在門口,過了五分鐘,起來擦擦淚,向我點點頭,又走了。

旁邊禮儀師真的看不下去了:「你這個可惡的小胖,你真的要玩那麼硬?有點人性好不好,呸我真的看你沒有!」

我說:「白痴唷,你們明天化完妝以後,就不是我們管了,是你們管,你們又沒有規定,要給她看多久就看多久,干我屁事!還不快打電話給她,你們要幫的話記得支開家屬,我是都不管。」

隔天遺體化妝完畢,禮儀師支開家屬後,我第一次看到那位小姐笑,也看得出來她有精心打扮。我們站在一邊,看她慢慢地靠近棺木,第一句話就說:「我終於可以看到你了,記得這件我們約會買的衣服嗎?」

我只聽到這邊就不行了,我快步走到旁邊擦眼淚,其實哥的淚腺很早洩,撐不了多久,不管在醫院跟這裡磨練多久都改善不了。於是我就走出去幫他們把風,遠遠地看著這位小姐,在棺木前,似乎用盡全部的眼淚,來述說她們的相識、相知、相惜,旁邊的禮儀師不斷安慰,也跟她說眼淚不要流到往生者身上,他們會難過,而且妝花了也不好看。

大概三十分鐘後,禮儀師帶著這位依然戀戀不捨的小姐走了。過一會他回來拉棺木的時候,我還虧了一句:「嘿!家屬的話都不理,你的職業道德呢?」

他笑著說:「如果我這樣會下地獄,甘願呀!」

我笑笑,換作我,我也是甘願。隔天出殯的時候,我點了支綠Marlboro,看著某組家屬跟著靈車走向火葬場,而隊伍的最後面跟著一個弱小的身影,似乎同組又似乎不同組,緩緩送著這位往生者的最後一程。

隊伍走了,菸也抽完了。我走回冰庫,準備繼續聆聽下一個生命故事。有時候,看見別人遇到似乎是這輩子最感傷的事情,但是對我來說,這只是眾多故事中的其中一個。

那天後,我有跑去火葬場問這件事情,火葬場的人對這個案子也是很有印象,因為那位小姐一直跟著出殯直到火葬場。

過程中,沒有火花,也沒有交談;只有沉默的腳步及無聲的淚水。棺木慢慢推進火化爐的時候,家屬們在喊著:「火來了,快跑!」
這位小姐則是安靜地站在後面,不發一語。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