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黃山料三采文化 2019-01-04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理想」跟「職場」似乎有一大段落差,我常常想:「不斷重複的生活,我到底在活些什麼?」

我像一個機器人,沒有靈魂地做著一份月薪兩萬七千元的工作。

放棄六到八萬元的月收入,結束自由工作者的身分;選擇職場,不僅犧牲了自由,失去了夢想,也喪失了生活,換到了一份根本養不活自己的工作。扣除房租和生活雜支,每個月底還得花上以前的存款,才勉強過活。

記得進公司的前一天,我輾轉難眠,又要再一次面對「重視外表」的圈子,什麼是屬於我自己的穿著打扮?是白襯衫吧!最簡單的樣子。

「簡化了生活,才能放更多心力在工作。」於是我翻出衣櫃裡的所有白色襯衫,有五件,啟動了熨斗,親自燙了一遍,所有細節,燙到一點皺褶也看不見,吊掛好,我才安心睡著。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不再燙襯衫了,不再執著了。

日子久了,我習慣了尖酸刻薄,適應了階級制度,對於日常裡的壓榨和思想箝制,我也習以為常地認命了,我不再認為自己有多委屈,我不掙扎了,因為我是新人,這一切,合理了。

每天同樣時間起床,同樣時間出門,在同樣的時間,吃著同一份早餐,面對同一群同事;每天得相處最久的人,卻是我最不喜歡的一群人,做著類似的工作,過著每一天都差不多相同的日子。

我竟然不自覺地相信了,自己沒有潛力,自己不該爭氣,自己根本沒有本事闖出什麼,自己是平庸的;當周圍的人都不認可你,時間久了,你很難繼續相信自己。

我刪除了Facebook,將近四年不使用Instagram,不去看別人的生活,刻意不和朋友聯繫,因為這些聯繫,每一次都刺痛著我,提醒著自己:「我過得很不好,我羨慕你們都活得很好。」每看一次,一而再加深了自己的厭世。

這些日子,我被分配了許多行政工作,埋沒在行政資料裡,人在設計部門,卻做著行政部門的工作。待在公司的十個小時,除了上廁所和喝水,我總坐在位置上,不與人交談,只管盯著電腦螢幕,寫著怎麼寫也寫不完的資料,偶然發現肚子大了,坐久了,身材走樣了,卻也無心改變些什麼,或許吧?人生差不多就這樣了。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