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艾力克斯.班納楊三采文化 2019-01-17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當你在做重大決定時,它很少有看起來清楚明白的時候,只有當你回頭看時,它們才顯得清清楚楚。

我不停踱步,目光不時瞥向桌上的手機。我知道我應該主動打電話過去,但我就是無法。回憶裡的一個畫面不斷閃現在腦海。

「你會休學嗎?」艾略特這麼問過我。

「你聽到我說的了。」

我最不希望和他討論這件事了,然而同時我又隱約覺得,他是唯一一個能和我談這件事的人了。我伸手去拿電話。

「嘿,老弟,怎麼啦?」

「艾略特,我需要你幫忙。」

我告訴他,我的經紀人說下個月是向出版社簡報這本書的最佳時刻,意思就是說,我得在那之前重新改寫這本書的提案。但大三學期即將在一週後開學。

「所以問題是?」艾略特問。

「我知道如果回南加大唸三年級,所有的作業、考試會一個接一個來,我不可能即時完成重寫提案這件事。所以,我想我知道自己得做什麼,但我實在不想看著我爸媽的眼睛,告訴他們我要休學。」

「喔,喔,喔。你沒有要休學啦!」

等等……什麼?

「那些聰明的傢伙都沒有真的休學啊,」他繼續說,「這是個迷思。比爾‧蓋茲和馬克‧祖克柏不是像你以為的那樣休學。你去研究一下就會懂我在說什麼了。」

我們掛上電話後,我的手指來回滑過書架上的書,最後抽出一本還沒看過的書:《臉書效應:從0到7億的串連》,內容是關於臉書的早期發展情況,而且裡頭提到的內容可是經過事實核對。我在第52頁找到我要找的東西。

在祖克柏升大三前的那個夏天,他正在帕羅奧圖著手進行兩個副專案,其中之一就是一個叫做臉書的網站。臉書在七個月前就已開站營運。到了夏季季末時,祖克柏把自己的導師尚恩‧派克(Sean Parker)拉到一旁,請他給點建議。

「你覺得這網站做得下去嗎?」祖克柏問尚恩,「這會不會只紅這麼一陣子,然後之後就過氣了?」

臉書當時已擁有近二十萬名用戶,即便如此,祖克柏還是擔心它的前途。我感覺似乎有些眉目了,但還不確定究竟是什麼。

我拿出筆電,打算進一步挖掘。花了好幾小時在YouTube上觀看祖克柏的訪問後,我終於找到一段可以提供給我更多線索的受訪影片。在大三學期即將開學的前幾週,祖克柏和創投基金經理人彼得‧提爾(Peter Thiel)希望能為臉書籌募到投資基金。提爾詢問祖克柏是否打算輟學,他說沒有,自己還打算再回學校繼續念大三。

在開學前夕,臉書的共同創辦人兼祖克柏的同學達斯汀‧莫斯科維茲(Dustin Moskovitz)想出一個更實際的做法。

莫斯科維茲告訴祖克柏說:「你知道嗎?我們以後會有很多使用者,伺服器數量也一直在增加,但我們卻沒有負責營運的人,這的確很不容易;所以,我不認為我們可以一邊做這個一邊應付整學期的學業。我們何不先暫停一學期,試著讓網站先上軌道,然後春季學期再回來上課?」原來艾略特說的就是這個。

當初我在看《社群網戰》這部電影時,總想像祖克柏是個叛逆小子:中途輟學、朝空中比了一個大大的中指,頭也不回地離開學校。電影從沒演到他懷疑臉書未來發展的片段;也沒有演到他謹慎地評估先休學一個學期。

這麼多年以來,我只看到報章標題這麼寫著:「中輟生蓋茲和祖克柏」,所以我自然而然地假設他完全不拖泥帶水地決定從大學輟學。報章標題和電影總是非黑即白,但現在我明白了:真實從不是非黑即白,它們是灰色的,全都是灰色的。

如果你想了解事情全貌,你就得更深入挖掘;你不能只依賴報章雜誌的標題或推特,只用推特發文限制的一百四十個字,是無法足夠清楚地描繪出灰色地帶。

我又抓起一本關於比爾‧蓋茲的書,然後在第93頁處,又出現了我要找的內容。

蓋茲也不是一時興起決定從大學輟學的。他在大三那年先休學了一學期,全職在微軟上班。而當公司還沒完全上軌道時,蓋茲就重回學校上課。又一次,沒任何人提到這件事。又過一年,蓋茲再次休學一學期,而隨著微軟的發展漸漸起飛,他又跟著再休了一個學期。

關於冒險這件事,或許最困難的部分並不在於是否要冒險,而是在於何時該冒險。究竟需要多少動能才足以成為輟學的正當理由,這樣子的事從沒個確切標準。

當你在做重大決定時,它很少有看起來清楚明白的時候,只有當你回頭看時,它們才顯得清清楚楚。你所能做的,就是小心翼翼地,一次踏出一步。

雖然從南加大輟學這個想法對我來說有些難以接受,不過,仍然保持在學狀態,只是先休學一學期的這方案,聽起來卻完美非常。

我開車到學校,和學業導師談了一會兒,她給了我一張上頭寫著「南加大休學申請」的綠色表格,上頭說,我在七年內可以隨時復學。

接著,我忙不迭地趕回家想跟父母分享這個好消息。

為什麼學校只能有一個樣子?

「休學一學期?」我媽對著我大吼,「你是頭殼壞去了嗎?」她正在廚房切番茄。

「媽,這真的沒有妳想得這麼嚴重!」

「有,它比你想得還嚴重!我認識你的時間比你認識自己還久,我知道你一旦離開學校,就絕對不會回去了!」

「媽,這只是……」

「不准!我兒子不可以變成大學中輟生!」

「這上面又沒說輟學,」我搖晃著這張綠色表格一邊說,「這是休學申請。」

她更用力地切著番茄。

「媽,妳要相信我,艾略特跟我說……」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又是艾略特在搞鬼!」

「這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喜歡唸大學,但是……」

「那你為什麼不能乖乖待在大學?」

「因為我得搞定出書這件事。我只要能順利得到出版合約,比爾‧蓋茲就到手了,一旦他加入,就是這個任務的轉捩點,接下來我想採訪的每個人都會願意參與了。我得搞定這件事!」

「假如你搞不定呢?或甚至更糟,假如你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根本做不到?如果你試著談成書約,但最後沒成,可是你還是一直試、繼續試、不斷試,然後好幾年後,你終於決定放棄回學校唸書,結果到時候他們不願意收你回去,怎麼辦?」

我跟她解釋了這個七年內隨時可復學的規定。

我媽瞪著我,牙關緊閉,然後像暴風一樣氣沖沖地離開。

我走進房間,甩上門。然而,當我癱倒在床上的那一瞬間,腦中有個聲音這麼說著……如果我媽說的是真的呢?

通常,當我和媽媽為某件事爭論不休時,我都會打給外婆;但現在,那可是我最不想做的一件事。光想到要打給外婆,就讓我的五臟六腑糾結了起來。

我曾經以外婆的性命起誓說我絕不會輟學,我怎能說話不算話?但如果要守住這個誓約,我就無法忠於自我。我發誓那時壓根還不知道人生會走到這一步。這時,丹在峰會給我的建議跑進了腦袋:成功,就是為你的渴望排列優先順序的結果。

但我該怎麼排列優先順序?家庭當然是最重要的,但要到什麼地步我才可以停止為別人而活,開始為自己而活呢?這些壓力拉扯著我。當晚,恐懼和迷惘的我打了電話給艾略特,但他完全就事論事,口氣不帶任何感情。

他說:「我跟我父母也經歷過一樣的事,但就是那時我才恍然大悟:學校為什麼只能有一個樣子?好多年前我聽過肯伊(Kanye)的一首歌,裡面有段歌詞是這麼說的……

告訴他們我和學校說了掰掰,開始自己的事業。
他們問我:「喔!你畢業了嗎?」
不,我只是決定要說掰掰了。

「學校你試過了,」艾略特說,「現在該是時候讓你做自己了。現在該是說掰掰的時候了。」

接下來那週的每一天,我都坐在客廳裡試圖讓父母對我休學的決定釋懷。然而,可以交出休學申請表格的最後截止日已然來臨。距截止時間還有三小時,放在房裡的那張表格我都填好也簽上名,只等著到學校繳交了。

我愈是盯著床上的那張表格看,就愈覺得恐懼在血管中流竄。雖然艾略特的建議很有幫助,但我不過跟他在電話裡聊了二十分鐘,哪比得上和我相處了二十年的媽呢?

一部分的我覺得媽媽或許是對的,搞不好十年後,我確實成了一個有妄想症的傢伙,不但沒獲得出版合約,也沒有大學文憑。雖然我知道有七年時間可以復學,而且艾略特也要我別擔心,但我依然覺得自己可能正在做出人生中最錯誤的一個決定。

我正綁鞋帶時,家裡的門鈴響了起來。我把綠色表格收進口袋,抓起車鑰匙,往門口走去。我轉開門把,打開門。

是外婆。

她站在門前臺階上,顫抖著,眼淚從她臉龐滑落。

尋找第三道門的道路是一段痛苦蛻化的過程。更多內容詳見《第三道門:比爾蓋茲、女神卡卡、賴瑞金、提摩西費里斯、珍古德等大咖的非典型成功,給拒當乖乖牌、不是富二代的你勇敢逐夢》。

關鍵字: 冒險 人生 夢想 改變 休學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