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今周刊/許秀惠,林鳳琪,勵心如,王炘玨Web only 2019-01-24 圖片來源:陳永錚
過去25年,他以長榮為家,其他企業界小開泡夜店,他寧可跑到機場找機務們「取暖」,他說他不喝酒,「機場就是我的夜店」;就算一度離開三年,也是去學開飛機、拿機師執照。這樣的張國煒,怎可能甘於沉寂?

後來想說去做那個好像scope(範疇)很小,也賺不了什麼錢,還要給他請,那時候遇到聶公(星宇公關長聶國維),跟他說,(我們)來弄一家航空公司。

弄一家航空公司意味什麼?意味要東山再起啊!

我倒不認為現在成立一家航空公司叫創業,也不認為我是白手起家,因為其實我們都是有經驗的人嘛,也不是說今天什麼都不懂就來弄。所謂的白手起家,是什麼都不懂,很辛苦去摸索,其實我們都不是嘛。


▲左圖:星宇航空提供;右上圖:唐紹航;右下圖:星宇航空提供

第一,我們以前有充分的經驗了;第二,很多資源也是從我父親那時候留下來,所以我不能說我是白手起家,我們只是承先啟後而已,我們不叫創業。

這行業真的很辛苦,除了愛,其他我就都沒有。被愛沖昏頭嘛。因為航空業風險真的相對很高,你光有熱情是沒有用的,如果說是純粹一個熱情出來,坦白講那也太夢幻了,不切實際啦!

所以今天決定要踏入這行,一定要想得通。決定要做就有把握,不然我就不要「撩落去」了,難是難在決定要做,因為知道這個決定做下去就不能回頭了,就回不了頭了。

談目標:我要做一級航空公司,起碼有長榮七、八十架規模;初期飛機先租,把錢留著買設備

航空業要付出的心力真的很大,我又是處女座A型,我做事情是完美主義者,都要做到很好,所以我這樣個性的人做航空業會很痛苦。

我對細節非常注重,很多人覺得大眾運輸這樣就好了,只要大方向可以就好了;可是我不行,我連窗戶有一個小小的指紋印,我都沒辦法接受。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再回去航空業基本上是剝一層皮起來,更何況現在要從零到有,工程很大,以前我父親是給一個好的架構,我只是把它改善改進,是在既有的軌道上跑。

可是現在連軌道都沒有,要自己鋪,自己鋪也有它的好處,我可以把它鋪得更好更順。可是光鋪這個工程就很大,你想會有多累?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中高階經理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