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今周刊/許秀惠,林鳳琪,勵心如,王炘玨Web only 2019-01-24 圖片來源:陳永錚
過去25年,他以長榮為家,其他企業界小開泡夜店,他寧可跑到機場找機務們「取暖」,他說他不喝酒,「機場就是我的夜店」;就算一度離開三年,也是去學開飛機、拿機師執照。這樣的張國煒,怎可能甘於沉寂?

可是後來還是毅然決定(去做),就是說,第一個還年輕啦,第二個很多兄弟沒依沒靠了嘛。我從小一個人,我對我的工作夥伴是很珍惜的。尤其以前我在機務那邊吹風淋雨,坦白講,我的啟蒙就是從機務啟蒙的嘛,從我大學時代開始,就去飛機製造公司看人家製造飛機,當時機務主任幫我申請證件,讓我能用監造名義進去,我對航空業第一個認識就是從機務、就是飛機本身這塊。

規模多大,心中早有藍圖

我們一開始就是以一級航空公司的制度和規模去建立。坦白說,航空公司一般都是且戰且走,從小規模開始做,想辦法「轉大人」,轉不過去就翹掉了。

我們不這樣玩,我知道我要做什麼、要做多大,不是像別人那樣邊走邊看、邊擴張邊弄,我心裡已經有一個規模了,要做多大,包括系統、人員、制度都是以這個規模做準備。

最起碼目標要做到長榮現在七、八十架飛機的規模,進展下去,就像國泰一樣超過一百架規模,現在內部引進系統,基本上都是以這樣規模的很大系統去規畫。

我們現在是從窄體機先去談,再談廣體機,可是飛進來會穿插著進來。這十架一定有2019、2020、2021年陸續去交,寬體機可能2021年就開始進來了,會有很多是窄體機、寬體機地交叉交機。

坦白講,窄體機的成本比較低,一架大概要五、六千萬美元啦,現在初期都是做純租賃,坦白講,包括硬體設備building,還有訓練設備、飛機端的設備,譬如說拖車什麼的,這些都要買嘛,所以初期的支出會很大,所以盡量把資金留下來去投資在那一塊。

我現在只是總數勾到了,譬如說十架飛機,可是哪一年進多少架飛機,我們還在喬,因為這裡面還有飛行員安排的問題。原則上,一年不能進超過五架,我也坦白跟你講啦,超過五架,飛行員養成時間上會太擠。


▲圖片:張國煒提供

談盈虧:前五年賠錢是很正常的事;一條線要花多少時間做起來,我非常清楚

航空業這種東西,我現在如果跟你講馬上賺錢,我覺得是講廢話啦,我是講幹話啦,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我現在覺得前五年賠錢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也不一定喔,如果今天星宇可以讓大家接受度非常高,也不見得賠錢。

一切還是取決在你載了多少人、賣多少票價,所以你說一定會賠錢嗎?會不會賠錢,其實在於規模、量的問題。

賠十億?不會讓它賠到十億啦,賠到十億玩個屁啊!

唉呀我能忍受多少虧損?人家遠東賠多少了還不是掛在那裡?華航也沒賠那麼多啊。

養國際線,先從區域線出擊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中高階經理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