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今周刊/許秀惠,林鳳琪,勵心如,王炘玨Web only 2019-01-24 圖片來源:陳永錚
過去25年,他以長榮為家,其他企業界小開泡夜店,他寧可跑到機場找機務們「取暖」,他說他不喝酒,「機場就是我的夜店」;就算一度離開三年,也是去學開飛機、拿機師執照。這樣的張國煒,怎可能甘於沉寂?

5月8日,張國煒以國王之姿重磅回歸, 同業諷刺,要他找好破產律師; 十天後,《今周刊》走進「國王」的新辦公室, 聽他如何無畏冷風,擘畫即將起飛的星宇航空。

長榮集團張榮發的庶出么子、坦率不矯飾的個性、直白的說話風格,三個特色集一身,讓張國煒每次一露面,就是話題。

5月8日在文華東方酒店記者會上,他霸氣宣布「我回來了,我帶著星宇航空回來了。」、「我不是王子,我是King。」重磅回歸的姿態,成功颳起張國煒旋風,卻也立刻引發航空業效應。

同業忍不住拿老笑話諷刺,「新航空公司除了要取好名字,就要找好破產律師。」華航董事長何煖軒則提醒外在競爭非常強,「採取比較保守態度,會安全一些。」

一位旅行業者則私下不客氣地說:「航空業競爭激烈,後進者很難卡位,我不看好。」甚至質疑他,在既有擁擠的航廈,「連拿到起飛的時間都有困難」,「華航、長榮可能幫他維修飛機嗎?」

業界的冷水與質疑,似乎不容張國煒樂觀以待。張國煒重返的是資本密集、人力密集以及他口中「難賺」的航空業。儘管他宣布獨資成立資本額60億元的星宇航空,喊出六年內建立24架飛機機隊,起手式也吸引「挺張國煒」鄉民的熱烈討論。

但對照擁機近百架、未來幾年陸續有新機報到,股本分別是547億元、417億元的市場老大哥華航與長榮,星宇航空的資本只有它們的十分之一、七分之一,機隊更是無法企及,更遑論在國際、兩岸都得面對競爭力強大的各大國際航空公司,新王出征,四下都是強敵!

忙習慣了!學開飛機、考執照樣樣來

反觀,即使星宇如期在2019年底開始賣票有營收,眼前一年6千萬元的辦公室租金、已報到150名員工薪水,未來支出只會增不會減,每天開門就得燒錢,必須忍受一段時間的虧損。在面對如此競爭的市場,張國煒打算賠多久,有決心、信心再戰江湖即能奪勝?

2016年2月,原本是張榮發親筆遺囑上「四子張國煒接任集團總裁」、「本人之存款及股票,全部由四子張國煒單獨繼承」的欽定繼承人,張國煒從自行宣布接任長榮集團總裁,到被卸甲所有長榮集團頭銜,遺產官司還在打;當年的家變,震撼市場,迄今仍風雨未歇。

回到2016年3月11日,張國煒「遭卸甲」的那一天,他擔任機師飛往新加坡,突然被董事會免除長榮航空董事長職務,回程時,張國煒被告知不能擔任機師,須以旅客身分返回台北。

消息很快傳開,跟他情同兄弟的機務夥伴們,等在他返台的飛機出口的空橋上,站成兩排迎接他。

星宇航空機務經理陳慶棣回想起當時,眼眶不禁泛紅,「我們期待他出現的瞬間,會跟以前一樣,一直講話一直講話;可是當他看到我們就只有說:『以後沒辦法照顧你們了,你們自己要堅強(台語)。』」

離開長榮的張國煒,一開始並沒有成立航空公司的想法,沉潛期間,他應付官司、砸近6億元買樓搬新家,無事一身輕的他,坦承「忙習慣了」,閒下來不久就發現「日子很無聊」。

過去二十五年,他以長榮為家,其他企業界小開泡夜店,他寧可跑到機場找機務們「取暖」,拿起專屬小手電筒,檢查飛機細節,「挑出大家沒看到的問題」,他說他不喝酒,「機場就是我的夜店」;就算一度離開三年,也是去「學開飛機」、拿機師執照。

這樣的 「用生命在經營」、「視機務員如兄弟、呵護員工」的張國煒,怎可能甘於沉寂,「不玩了」?

組夢幻鐵三角,夥伴讚他是很真的人

朋友拉他一起做賓士汽車代理生意,連媽媽都說,你喜歡車「不如去賣車好了」,直到期間龍巖集團董事長李世聰想買飛機,跑來徵詢他,甚至想聘他管理飛機,讓他意識到,自己真正想做、最愛的,還是航空事業。

5月18日下午,本刊走進張國煒位於台北內湖的星宇新辦公大樓,在他16樓的董事長辦公室,我們拋出一連串問題;張國煒不改本色,一路接招,有問必答。

在有整片落地窗,可遠眺陽明山、基隆河的辦公室,一幅法鼓山聖嚴法師親筆題給「張國煒先生」的四個大字:「心明如鏡」高掛在他桌椅後的牆面,似乎是提醒他,面對外來的塵埃紛擾,要理直氣和地「不可以塵也」。


▲上圖攝影:聶世傑;下圖攝影:蕭芃凱

過去,張國煒的名片上除了長榮的頭銜,還會印上「七七七機師」的頭銜,凸顯他身為全台唯一擁有機師執照、維修執照的專業航空董事長角色。沉潛期間,張國煒接獲不少邀約,包括中國、東南亞、新加坡都有航空公司請他去上班,曾說自己是「打工仔」的他,幾經思量,終於還是決定跳出來再戰一回,當航空業的King。

決心一下定,張國煒就開始找老夥伴,星宇總經理翟健華回憶,一天接到LINE訊息「我開公司,你要不要來」,以為是詐騙電話而沒理會,不久又有一通簡訊「很勉強就算了」,他才趕快回「要加入!要加入!」連掛名副董事長的鄭傳義也說,張國煒是很真的人,「我的職場高峰都跟他一起作戰,跟這種老闆是夢寐以求。」決定不缺席。

鐵三角成形,讓張國煒更篤定,他公開表示自己有八成勝算,態度自信爆棚,而星宇還沒起飛,靠著他幾次曝光知名度大開,贏得大眾矚目,張榮發的四子東山再起,能不能贏得王者榮耀,並告慰父親張榮發,以下是本刊採訪摘要:

談創業:我就是不甘寂寞;我還年輕,我要東山再起!

我就是這種人,我就是不甘寂寞,我這種人就是忙習慣了,一年沒有上班,我就在想我才四十幾歲,要做什麼?因為好無聊喔。

因為你知道一個很忙的人,每天24小時被公司綁住的人,突然沒有了工作,當然也是一種休息啦,但是很快就覺得很空虛啊。

我每天開車去北海岸晃一圈,還想說平溪放天燈我都沒去過,就自己早上七點開車到平溪,再去車站看看,原來那個車站那麼小;當地阿伯看到還會打招呼:「你來這麼早。」

但是每個禮拜都這樣也不是辦法,就開始想要做什麼。

先前我同學想要拿賓士新北市代理權,問我要不要加入,我媽就說你愛車就賣車,我就去問我同學,他說你要賣車?賣車很辛苦,現在賣車賺不到錢,只有維修才能賺錢。

感嘆這行業真苦:除了愛,我什麼都沒有

因為我這個人不能接受我沒做什麼事情就過一生,我也不喜歡遊山玩水,不知道要幹麼,沒辦法放鬆。

然後有一陣子李董(龍巖李世聰)要買飛機,他來問我意見,我就很高興,我才發現,誒!我還是鍾情航空界。

本來李董邀我要不要成立一家私人公司,管理公司啦,因為他自己有要買飛機嘛,他說你這麼厲害,你這樣很浪費,我飛機買一買,不然你來幫我忙啦。

後來想說去做那個好像scope(範疇)很小,也賺不了什麼錢,還要給他請,那時候遇到聶公(星宇公關長聶國維),跟他說,(我們)來弄一家航空公司。

弄一家航空公司意味什麼?意味要東山再起啊!

我倒不認為現在成立一家航空公司叫創業,也不認為我是白手起家,因為其實我們都是有經驗的人嘛,也不是說今天什麼都不懂就來弄。所謂的白手起家,是什麼都不懂,很辛苦去摸索,其實我們都不是嘛。


▲左圖:星宇航空提供;右上圖:唐紹航;右下圖:星宇航空提供

第一,我們以前有充分的經驗了;第二,很多資源也是從我父親那時候留下來,所以我不能說我是白手起家,我們只是承先啟後而已,我們不叫創業。

這行業真的很辛苦,除了愛,其他我就都沒有。被愛沖昏頭嘛。因為航空業風險真的相對很高,你光有熱情是沒有用的,如果說是純粹一個熱情出來,坦白講那也太夢幻了,不切實際啦!

所以今天決定要踏入這行,一定要想得通。決定要做就有把握,不然我就不要「撩落去」了,難是難在決定要做,因為知道這個決定做下去就不能回頭了,就回不了頭了。

談目標:我要做一級航空公司,起碼有長榮七、八十架規模;初期飛機先租,把錢留著買設備

航空業要付出的心力真的很大,我又是處女座A型,我做事情是完美主義者,都要做到很好,所以我這樣個性的人做航空業會很痛苦。

我對細節非常注重,很多人覺得大眾運輸這樣就好了,只要大方向可以就好了;可是我不行,我連窗戶有一個小小的指紋印,我都沒辦法接受。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再回去航空業基本上是剝一層皮起來,更何況現在要從零到有,工程很大,以前我父親是給一個好的架構,我只是把它改善改進,是在既有的軌道上跑。

可是現在連軌道都沒有,要自己鋪,自己鋪也有它的好處,我可以把它鋪得更好更順。可是光鋪這個工程就很大,你想會有多累?

可是後來還是毅然決定(去做),就是說,第一個還年輕啦,第二個很多兄弟沒依沒靠了嘛。我從小一個人,我對我的工作夥伴是很珍惜的。尤其以前我在機務那邊吹風淋雨,坦白講,我的啟蒙就是從機務啟蒙的嘛,從我大學時代開始,就去飛機製造公司看人家製造飛機,當時機務主任幫我申請證件,讓我能用監造名義進去,我對航空業第一個認識就是從機務、就是飛機本身這塊。

規模多大,心中早有藍圖

我們一開始就是以一級航空公司的制度和規模去建立。坦白說,航空公司一般都是且戰且走,從小規模開始做,想辦法「轉大人」,轉不過去就翹掉了。

我們不這樣玩,我知道我要做什麼、要做多大,不是像別人那樣邊走邊看、邊擴張邊弄,我心裡已經有一個規模了,要做多大,包括系統、人員、制度都是以這個規模做準備。

最起碼目標要做到長榮現在七、八十架飛機的規模,進展下去,就像國泰一樣超過一百架規模,現在內部引進系統,基本上都是以這樣規模的很大系統去規畫。

我們現在是從窄體機先去談,再談廣體機,可是飛進來會穿插著進來。這十架一定有2019、2020、2021年陸續去交,寬體機可能2021年就開始進來了,會有很多是窄體機、寬體機地交叉交機。

坦白講,窄體機的成本比較低,一架大概要五、六千萬美元啦,現在初期都是做純租賃,坦白講,包括硬體設備building,還有訓練設備、飛機端的設備,譬如說拖車什麼的,這些都要買嘛,所以初期的支出會很大,所以盡量把資金留下來去投資在那一塊。

我現在只是總數勾到了,譬如說十架飛機,可是哪一年進多少架飛機,我們還在喬,因為這裡面還有飛行員安排的問題。原則上,一年不能進超過五架,我也坦白跟你講啦,超過五架,飛行員養成時間上會太擠。


▲圖片:張國煒提供

談盈虧:前五年賠錢是很正常的事;一條線要花多少時間做起來,我非常清楚

航空業這種東西,我現在如果跟你講馬上賺錢,我覺得是講廢話啦,我是講幹話啦,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我現在覺得前五年賠錢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也不一定喔,如果今天星宇可以讓大家接受度非常高,也不見得賠錢。

一切還是取決在你載了多少人、賣多少票價,所以你說一定會賠錢嗎?會不會賠錢,其實在於規模、量的問題。

賠十億?不會讓它賠到十億啦,賠到十億玩個屁啊!

唉呀我能忍受多少虧損?人家遠東賠多少了還不是掛在那裡?華航也沒賠那麼多啊。

養國際線,先從區域線出擊

坦白講,我個人沒有很擔心那些事情,因為一條航線要花多少時間做起來,我們都非常清楚,最快六個月就能做起來,長榮休士頓航線就是花六個月做起來啊,我六個月都賠錢,第七個月就開始賺錢,你現在去問長榮,它現在休士頓航線是賺錢。

至於要怎麼做到?我怎麼可以告訴你。

航線一定是區域航線先飛,用區域線來養國際航線。

目標是航線開的六個月內就要賺錢,那是基本目標!你現在問我嘛,我是跟你粗估嘛,搞不好我三年就……。

談父親:千萬不要想從我父親那裡得到任何讚美,因為挫折感會很大,那只會讓你人生變成minus, minus

我從小就跟我爸沒什麼互動,他有一種權威,就是日式教育,你不能撒嬌。

我爸生病,我跟我爸拍肩膀說好好休息,他就當場把我媽叫去罵,你怎麼教小孩的?怎麼可以勾肩搭背?下次不能叫他這樣,不禮貌;聽到這個就滴兩滴眼淚,無奈他這樣解讀,我也只能無奈,是吧?

拒絕八股,跟員工打成一片

他從不讚許任何人,尤其是小孩,他沒罵我,就代表他OK,也不代表他認可。千萬不要想從我父親那裡得到任何讚美,不可能的事情。但他對朋友真的是很好,對我們卻非常嚴,嚴到你會覺得說我比你的朋友還不如。

想要去追求他對你的讚美,那是很不切實際的事情,也千萬不要,因為挫折感會很大,千萬不要這樣想,那只會讓你人生變成minus, minus(負的,減分)。

我那時候(2007年)就去學飛考駕照,也去考重機的駕照,我爸不讓我騎機車,那時候他不讓我做的,我就去做,那時候我也把大型重機的執照拿下來。

我還記得我下定決心,4月1日去美國,11月17日就拿到CPL(商用飛機執照);七個月從私人的PPL(私人飛行執照),再拿儀器執照,再拿雙引擎,再拿商業雙引擎,四張執照七個月整組拿到。

我爸一直強調,經營公司要長幼有序、樹立權威,但坦白講,我是嗤之以鼻。我覺得員工就是我家人,怎麼搞這種八股,這個不是我的style,我是跟員工打成一片的人。

像是柯麗卿(長榮集團副總裁)他們都覺得我是個奇葩,他們其實不是很喜歡我的風格,因為長榮就是一家封建的公司。

談壓力:沒有紓壓管道,我看飛機就紓壓了;我是獨行俠、不玩夜店;機場就是我的夜店!

當然有壓力,習慣了,我就習慣在壓力上成長的,為什麼我可以在航空界混成這樣,就是因為我有這樣背景。

我沒有心靈導師,我是獨行俠,我要對自己負責,no excuse(沒有藉口),你如果去找別人說,還有excuse說當初是誰誰誰這樣講啊。

也不會想從書裡得到啟發,書都是別人的故事,看別人的故事幹麼?自己已經這麼精采了,而且很多書都是騙人的,都是編造出來賺錢的,你還真的相信他。


▲攝影:聶世傑

夜半突擊檢查「替我那些兄弟加油」

我沒有紓壓管道。我看飛機就紓壓了。

當你看幾小時前飛機還壞掉,誒等下八點要飛了耶,客人要怎麼處理?幾小時後看到它ㄅㄨ!就出去了,你就覺得又完成一件不可能任務,大家都可以出國了,很開心。

你可以問我兄弟,我晚上11點跑去機場,人家不知玩女人玩到哪裡去,我又不喝酒,我都在機場。機場就是我的夜店,真的啦。

有時,我去突擊檢查,晚上貨機很多,我也要去跟我那些兄弟加加油,關懷一下晚上吃什麼、消夜吃什麼,聽到有事情,「緊啊、卡緊來,飛機壞掉了。」

我喜歡自己組裝電腦,組裝一台要花好幾個月,以前去光華商場,現在都直接上網買,組一台水冷式的要花二、三十萬元,我喜歡把線理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用來玩電玩啊,玩殺人遊戲啊!接下來應該沒什麼時間組了。

我壓力真的很大,因為求好心切,很多事情非得做到好,我又很注重員工關係,覺得大家在一起,我弄一個企業,不只是說要讓它營利安全穩當,我的使命是要讓員工對公司很有向心力,覺得公司是家,我一直朝這方向在努力。

【延伸閱讀】

〉〉AI狂潮!娛樂、醫療、科技...直擊AI應用3大現場

〉〉連Discovery都來蹲點採訪!他用AI神算出虱目魚2天後的大劫難?

〉〉重整之路添變數?台銀要賣華映最賺錢的廠房

〉〉9年未進民進黨部...文青大叔羅文嘉:種田賣菜太幸福,只想宅在這裡

〉〉高喊超越星巴克卻連虧近9億  中國瑞幸咖啡還能撐多久?

(本文刊載於今周刊〈張國煒:不會讓它賠到十億啦〉,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鍵字: 張國煒 星宇航空 長榮集團 創業 航空業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