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220期 2019-01-25 圖片來源:廖祐瑲
「好好生活」並不是賺飽了錢,達到財務自由之後退休,而是在賺錢的同時,還可以去實踐自己的價值。

對「1990後出生的我們」,黃山料用「漂流青年」這4個字形容。這也是他人生第一本著作的書名,記錄了他創立「一件襯衫」影音平台的歷程。

看過「一件襯衫」的人物影音,很多人直覺拿來跟對岸的「一条」相比。

畫面清新有質感、敘事感性動人,是兩者的共通處,但不同點卻是,「一条」是8個中年大叔以傳統媒體人之姿挑戰新媒體;「一件襯衫」卻是一個24歲的青年,背著200萬元負債,試圖在被「出社會」的殘酷現實壓得喘不過氣的當下,透過創業,為自己找出一條活路。

2017年6月,身兼助理、編輯、導演,也扛起公關、行銷、業務提案的黃山料,開始了他的「拍攝人生」。當年9月起,「一件襯衫」每週固定推出一則「溫暖你的故事」,至今已製作將近100則,每週觀看人次達到96萬人,單則最高觀看紀錄更高達500萬次。

故事主角都來自生活日常──「放棄百萬年薪的刺青師」、「失戀人必去的勵志酒吧」、「台北藝術家房東,只收有夢想的房客」……,無須豐功偉業來定義陪襯,但每張年輕的臉孔、閃耀的眼神,鏡頭下清晰地傳遞出他們如何以自己的堅持與信仰,活得很酷、很帥、很精采。

為什麼「一件襯衫」能夠引起強烈共鳴?「大家都好累,」黃山料說。那種「多撐一天都好難受」的心情,他在工作中深刻體會過。顯然,「一定有很多人跟我一樣」。

確實,影片下方長長的留言,每一則都流露出對尋找一座燈塔的強烈渴望。而在口碑與流量帶動下,「一件襯衫」去年已開始獲利,並擴張到目前全職8人、兼職7人的團隊。

隨著事業站穩腳步,問黃山料:「漂流青年會不會有新的篇章?」曾經與社會格格不入,如今終於踏上實踐理想之途,「我還在好好體會中,」他這麼回答。

Q1:你怎麼描述你所屬的「90後」世代?

我曾經在其他採訪中被問過:「你覺得90後缺乏什麼?」對方可能期待我回答「無法承受壓力」或「沒辦法埋頭苦幹」,但我的答案是,「90後少的是機會與資源。

我身邊很多人都很有能力,也不是吃不了苦,但我們常常發現:我想做的,都已經被別人做過了;我努力很久才做到的事,其他有資源、有背景、有錢的人,可以輕而易舉就取代。這也是為什麼大家會比較「厭世」。

例如,我剛開始創業的時候,雖然有好多想法,但只要不在科技業,市面上幾乎都有人做,而且占據大塊市場。我怎麼做,都是很小的存在,只能服務某一個還沒被服務到的小小眾,頂多養得活我再加一個員工。

開始創業後,我認識更多正在創業、跟我一樣去爭取各種天使資金的人。他們有的做App,有的從共享概念出發,都是很新奇的創意。而我的企畫是做品牌,「把自己的創業項目當成台灣的下一個誠品」,結果提案了將近百次,都沒有得到資金,只有一些同情的贊助。

Q2:你提到機會與資源,不過,從你的故事來看,也不是全無機會?大四拿到倫敦國際畢業生時裝週冠軍,像這些「被世界看到」的紀錄,沒有幫助嗎?

很難。曾經有人拿了200萬元找我做服裝品牌,但只靠這筆錢,在市場上站不起來。得獎後有到倫敦念書的機會,可是我還是想回台灣,還是得面對職場的現實。

我不想將就自己的人生。在這「不想將就」中,掙扎了兩年。2014年得獎到2016年間,我看了很多書,想找到突破口,但找不到,於是我妥協了,決定去上班。

我投了很多履歷,平面設計、廣告設計、網頁平面設計都投,只要跟設計有關,我都想試試看,從基層做起也沒關係。投了超過100封,可是因為我服裝設計的背景,可能第一關就被刷掉。

我以為獎項有用,但其實沒有。我曾經主動打電話給一家企業的人資部門,對方說,主管上網搜尋我的名字和獎項,沒有看到太多報導,所以態度保留。這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得獎後,我不應該沒有好好行銷自己,只專注在服裝設計一件事上。

我創立「一件襯衫」這個平台,就是想從跌倒的地方站起來。我不懂行銷、媒體曝光和公關,我就自己來開一家新媒體公司,報導需要被看到的人。

Q3:那時走過的這段歷程,對現在的你帶來什麼影響?

創業前,我的第一份工作做了11個月。當時我很懊悔,怎麼沒有好好推廣自己。

以前,我只知道要從工作中學會一項拿手絕活,但現在我發現,我的工作應該整合我擁有的資源,並從中學會「好好生活」。

什麼叫「好好生活」?就是一面過喜歡的生活,一面產出公司需要的東西。

我把這一點也實踐在我們公司的運作上。如果某個員工特別熱愛次文化,那就讓他全力去做跟次文化有關的題目。也有企劃開發人物的方式是,在巷弄中到處走,到那些很酷的小店裡認識老闆,再看看他身上有沒有哏能夠挖掘。

「一件襯衫」的影片內容,都是他們生活中的主題和人物。工作,就是透過不斷交朋友和認識人,做自己喜歡的事。

把工作變成生活,這樣工作才會長久。

Q4: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創業,或進入新創企業。對於仍然必須在組織內奮鬥的「90後」,怎麼找到自處與發揮之道?

以前我的思維比較僵化,不管是花了4年去拿到比賽冠軍,或覺得要在一個「說得出來的大公司,領不錯的薪水」,都是直線式思考,追求別人認可的成功。

如果今天我沒有創業,仍然是在組織內當設計師,就算是在一個小品牌工作,但只要是設計我喜歡的款式,做的是我自己在生活中會想穿的衣服,那就夠了。

很多人覺得「90後」缺乏狼性,甚至「一件襯衫」所報導的對象,也大都是沒有狼性的人。但這不是他們不要成功,而是成功朝著更多元的形式去發展。

我們並不都是羊,對於喜歡的事也會特別執著,只是執著的不是到底要賺幾千萬還是幾百萬,執著的是有沒有把事情做好。

Q5:「做喜歡的事」是感性價值,在市場競爭,卻每天都要面對理性的數字指標。當你成為管理者,怎麼平衡?

我對品質很「ㄐㄧ ㄨㄞ」(笑)。我們後來摸索出一套SOP,可以精準地將影片批次處理,我們最高紀錄曾經在月初同時進行23個專訪。如果每週的KPI沒有完成,就必須檢討為什麼。

不過,前陣子我的合夥人才對我說:「你是個『假暖男』。假如有人失戀了,狀況不好,是不是應該多給他一些轉圜餘地?」但我的「轉圜餘地」是,既然失戀了,那就去做一個失戀專題,那也有流量,對公司有幫助。

我創業時也失戀過,當時我做了3則失戀的企畫。第一則是「我無法放下你,我會等待你」,第二是「失戀、分手都是人生的過程,好好放下,迎向更好的未來」,第三是「你喜歡的人,一直在等你,只要你不放棄自己」。流量都爆好,而透過這3則,我就走出來了。

所以,不是失戀了就不工作,而是失戀後,趕快找到其他可以實踐自己的地方。

Q6:作為一個「90後」的CEO,你對自己有什麼期許?

可以帶著大家一起過想要的生活。

「好好生活」並不是賺飽了錢,達到財務自由之後退休,而是在賺錢的同時,還可以去實踐自己的價值。

Extra

▼取名「一件襯衫」的由來

我不想取個媒體的名字,想強調人與人間對等的交流,所以用人穿的衣服來取名。

以前工作時,我知道在公司中,我一定是最渺小的存在,要怎麼讓其他人對我留下印象?當時我就決定,我要塑造出自己的形象。之後連續兩年,我每天穿白襯衫上班,大家不一定記得我的名字,但都知道「設計部來了一個每天穿白襯衫的人」。

為品牌取這個名字,除了符合我的靈魂之外,也滿足我想強調的價值。

▼心目中嚮往的創業典範

AppWorks之初創投創始合夥人林之晨。

▼用一句話歸納你拍攝過人物的共同特質

都不放棄好好生活的權利。

▼呼籲企業老闆們對「90後」世代做的事

放手吧。我才26歲,但我也已開始放手很多事給年紀比我小的員工。

▼不用考慮可行性,「一件襯衫」最想拍攝的對象

我有個計畫想做,但一直沒辦法做。18歲時,我認識了一個朋友是男生,他在我22歲時變成女生。看到他一直自我認定是女生的心路歷程,有一天,我一定會做出這個故事。

「一件襯衫」影音媒體品牌創辦人 黃山料

1992年生,實踐大學服裝設計學系畢業。

曾獲2014年倫敦國際畢業生時裝週冠軍,2017年創立「一件襯衫:你揮灑的城市日常風景」,每週報導一則影音人物故事,2019 年已累積Facebook 25萬粉絲,影片達百萬觀看人次。

※更多精采內容在2月號《直擊 dyson 創新現場》│博客來天下網路書店雜誌訂閱專區

雜誌介紹

關鍵字: 黃山料 一件襯衫 90後 創業 影音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