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沈方正口述,盧智芳整理Cheers雜誌第220期 2019-01-25 圖片來源:廖祐瑲
當職場上充滿了五年級到八年級的主管、員工,以及數位工具的加持,不同世代間同屬一個空間工作,要如何在思維和工作模式上取得共識?沈方正認為,「相互體諒」是拉近彼此距離的第一步。

最近我和剛結束飯店實習的同學們一起吃飯,發現2000年後出生的世代,已經逐漸進入職場。

這一年來,有時利用中午休息時間,我想去跟他們聊聊,卻看到大家幾乎都是一邊吃飯,一邊盯著手機上各種跟遊戲有關的影片,就算我靠過去,也看不太懂。而平時即使在路上遇到,除了點頭打個招呼外,似乎也很難展開太多對話。

這不禁觸動了我的思考:究竟,我們彼此間的差距有多大?

如果以世代為單位來拆解目前的企業組成,高階主管大多數是五、六年級生,他們的自我認知是認份、守規矩,價值觀的形成大多來自社會共同價值。有緊密的家庭關係,父母往往是成長過程中影響自己最大的角色。

但以七年級生為主力的中階主管,就開始經歷社會體系鬆綁與變動,講究個人意識,而且資訊來源逐漸從家庭、大眾媒體轉向網際網路。

至於2000年後的這一群,從家庭到教育制度都在鼓勵他們「為自己發聲」,社交、娛樂、學習、生活都離不開各種新興的數位工具。

比起實體世界的親朋好友,對事物的理解和觀點建構,他們要更仰賴社群平台上的「同溫層」。

簡單說,不管是看自己、看工作、看社會、看世界,不同世代間在思維和行為模式上,都有很大的歧異。

當「公司要做的」碰上「個人想做的」

就算在家庭與親子關係中,這些歧異都足以造成誤解,搬到職場上,帶來的問題當然更多。

尤其在傳統組織層級裡,高階主管布達、中階主管落實、基層員工執行,中間往往不互通,其結果就是很多管理行為根本無效。縱使上面的老闆喊得再大聲,但移到實際工作場域,年輕同仁完全不埋單。

當「公司要做的事」和「個人想做的事」沒辦法對接,當中最辛苦的,自然是要承上啟下的中階主管,因為很多過去習以為常的做法,現在都可能出現雜音,或被要求重新檢視。我在年終績效評核中,就看到有員工反映:「部門開會為什麼不拉到LINE群組討論就好,一定要人去公司?」

延伸閱讀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手主管最多人關注

more

中高階經理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