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方植永酷青酷業 2017-03-30 圖片來源:unsplash
我們當然可以選擇輕輕放下,但對他卻不會有任何幫助,原諒他並不代表他會反省、甚至改變他日後的行為。

小美(化名),任職於飯店房務部(Housekeeping),三年多來其工作表現與人緣都不錯,團隊、主管和顧客都挺喜歡她的。今年二月連假過後,她卻突然向公司提出辭呈,說是志不在此,希望能朝個人目標發展,在主管多次慰留不成後,終於擬定服務至四月初。

但正所謂計畫趕不上變化,如今才三月中,小美便早早離開了崗位,在網上更多次出現情緒性的留言,對公司百般指責,對人資單位更是抱怨連連。擔心的我,在試著了解後,才發現原來小美被發現食用了客房冰箱(Mini-Bar)內的點心與飲料,那些是公司提供給住客的額外服務,而此行為在業界其實等同偷竊。

人資主管在調查清楚後,決定試圖與其溝通,但萬萬沒想到小美的反應卻是認為公司小題大作,認定是因為自己請辭,因拒絕慰留而被人資主管找麻煩。

而溝通過程中,小美完全不認為自己有錯,不斷提出各種理由推託,如:其他人也有類似行為、不吃也是種浪費、有分其他人一起吃等。有鑑於小美的脫序回應,最終主管決定讓她提前離開,以避免她在內部可能造成的更多不當影響。

自省是成功最重要的能力

看見小美於社群網站上的留言,我很確定她還未反省過自己的行為,仍將自己定義為「受害者」。

飯店主管的仁慈應對,某種程度也傷害了小美,讓她沒機會了解自己的錯誤,無法看見真正需要改正的不是偷吃的行為,而是「偷」的選擇。

在馬來西亞時,我也曾碰過相似的情況:當時我的夥伴偷的是錢,他提出的藉口是家庭因素,在溝通過程中他不斷道歉,坦承是自己的錯誤,甚至主動寫悔過書向整個團隊致歉,我選擇原諒他。

然而,幾個月後他又犯了同樣的行為,這次發現的不是我,而是我的上司。在對談時,上司發現他是累犯,知道我上次原諒了他,並只要求歸還款項,沒有給予任何罰責,因此在所有人面前對我大發脾氣,更給了我職涯中唯一的一次大過。上司決定立即報警處理,以偷竊罪名將員工送進了警局。

上司的種種反應都讓我非常不解,但在嘗試溝通後,我卻有了深刻的學習。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