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沁沁Web only 2016-10-27 圖片來源:unsplash
現在的我,跟從前相比,反而比較有自信能帶給家人或朋友快樂了。

人生可以很不快樂,這點對我而言有最深刻的體認。

不快樂的來源有很多種,家庭經濟、學業壓力、工作環境、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等等,這些我都經歷過。因為一直壓抑著,憂鬱狀況長達八年,最後甚至是就醫救回自己一命。

因為單純地想要感到快樂,我嘗試去做很多種類的志工,也讓自己忙於各類的活動、學業與打工,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在找出口。但是,仍舊有一種排解不掉的重量壓在心頭。

家人的不快樂,也常常讓我很自責,我能為他們做的事情實在太少。在台灣求學時的理想,是至少不讓家庭的關係瓦解,但是我卻發現我做不到,我無法帶給這個家快樂,所以我以時間換取金錢來填補經濟的洞。

同時間也有學業的壓力,以及對於未來的恐慌,我開始感受不到快樂。對那時候的我而言,世界是灰藍色的。

壓力大到想不出任何解決的方法,只想倒頭就睡,但卻又失眠。然後看著天色慢慢變亮直到隔天,一張眼,那些痛苦的問題又迅速塞爆大腦。

正是因為曾經失去過快樂,才能深刻體認到快樂有多重要。犧牲了真正的快樂,一切都不值得,因為沒有什麼東西,比細水長流的快樂更重要。

我們可以忍耐,但是我們可以忍耐多久?若是有目的性去忍耐三、五年,那還可以考慮,但是若是要不快樂一輩子,我寧願轉彎,換新的方向。

於是,我開始嘗試暫時離開原本的生活圈與生涯規劃,看看自己的狀況會不會好一點。我辦理了研究所休學,在人生原本規劃的道路上轉了彎,開始用盡各種辦法去以少少的經費旅行,像是交流性質的參訪團、參加比賽得名的遊學補助、打工度假等。

出走,對我來說是一種緩慢的療傷,我的情緒還是常常被不開心的事情給牽動著,一直以來封閉怕生的性格,也不是一時之間可以改變的。

不過,轉換環境後,雖然有適應新環境的壓力,至少可以不用每天被困在情緒當中。透過不同文化的刺激,也讓我跳脫原來的思考模式,同一個問題,產生不同的解答。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