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瘋曇談什麼Web only 2016-11-24 圖片來源:unsplash、作者提供
我相信導演本身也是帶著某程度上的成見走入玉石場,但漸漸地,他開始理解這個必要之惡,在最後一幕如實拍攝工人抽鴉片的鏡頭就中立許多了!

(編按:以電影《再見瓦城》入圍金馬獎最佳導演等多項大獎的趙德胤,另一部同樣以緬甸為背景所拍攝的紀錄片作品《翡翠之城》,不僅榮獲第53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也在今年獲得《第三屆華盛頓華語電影節最佳紀錄片獎》。)

第一次看趙德胤的電影,以翡翠之城這部紀錄片切入。還記得大三的時候上沈曉茵紀錄片的課,看了一大堆的紀錄片,學著怎麼拆解有別於劇情片的影像類別,看創作者的觀點、看創作者如何拍攝還有如何「訴說真實」。

趙德胤的這部片子,老實說大家應該都能看出他的意圖,透過拍攝親人──他的親大哥,也順便將鏡頭的視角拉闊到整個緬甸採玉產業的黑暗歷史。

彷彿一個人的肩負太多東西,所以需要透過鏡頭好好訴說,不過也因為這樣會讓我覺得有點取巧,這樣切身的訪問到底能否呈現真實呢?我是有點存疑的。
 
影片分為兩個主線、兩個敘述者。

一條是哥哥作為主角、趙德胤作為拍攝者、訪談者的主線,拍攝的是當下,哥哥在離開採玉場20年後,重回一個新地點當起老闆、渴望一個夢的故事;另一條支線為各種過場和手搖的畫面組成,由趙德胤作為敘述者,講述哥哥當年離家的過程,還有緬甸興衰的歷史。

而彼此穿插的方式則是透過訪談現在帶回過去。這樣的手法還蠻聰明的,是簡單而穩當的結構,也能拉出角色當下和歷史賦予他個性的縱深。

雖然哥哥身為主角吸毒過、失敗過、沒有存下什麼錢,但我總覺得趙德胤鏡頭下的哥哥,背對著鏡頭、總是以側身面對,來展現部分的自己,在這個當下並沒有過度黑暗悲涼的氛圍,反而是很平靜淡然的面對生命。

對於現在吸毒的工人、對於被軍隊突襲沒收的機器、對於一直沒有收穫的玉石開採,都帶著一種讓人欽佩的樂觀。

彷彿儘管環境那樣的差,歷史洪流都已經為他的人生定錨,他現在什麼也沒有想,就想要再衝一筆。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