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瘋曇談什麼Web only 2017-04-14 圖片來源:unsplash
完美主義沒有不好,只是在追求從99分到100分的過程中,那一分的代價高得驚人。

面試官當前,向面試者提出了問題:「你認為你最大的缺點是什麼呢?」

面試者回覆:「我有一點完美主義,總是希望把事情做到最好,但有時反而會拖累團隊的進度。」

模稜兩可,像是缺點又能發展成兼顧細節的「完美主義」,在面試的應對中好像成為了經典的回答,一再被提起。

我不認為完美主義不好,反而傾向於喜歡這個詞彙。以為完美主義者追求極致、認真,為手邊任務錦上添花,走向圓滿落幕。但這兩天我在想,

也許完美主義過了頭,失去良好的本意,也讓這些挑出魔鬼的完美主義者,在社會現實的映照下,成就遠遠落後。

讀幼稚園大班時,新學期一開始,班上轉來了一位新同學。這個男孩,大班的年紀,卻已有145公分的身高,足足高其他同學半顆頭,儼然是個巨人。他的爸媽送他進入教室後,匆匆離去,接著是大家驚嘆的討論聲,著實嚇著了他,他很害羞,默默地站在教室的一隅,迴避著他人的眼光相對。

為了讓他熟悉環境、交到朋友,班導師隨即詢問班上有沒有人願意帶新同學參觀校園。那時候,我記得老師語畢,我大聲地喊「又!我我我!我可以!」還等不及換氣,繼續說:「老師我旁邊有位子,他可以坐這裡喔。」

我不太記得當時哪裡來的勇氣,我不認識眼前的新生,也不知道如何才能最有效率地幫助他認識幼稚園裡的人事物,但我直覺我想幫他,所以自告奮勇。

但慢慢地,進入了小學、中學、大學、研究所,當我回想起這件事情,我只發覺在公眾場合舉手的次數少了,除非被點名,否則根本主動地丟失了發言權。其實,我也不是不願意講,只是,我覺得還不夠好,也很擔心想法受人質疑時,徒然晾在一旁、語塞的難堪。

Opportu創辦人兼執行長Hilary Weber在Girls in Tech – Taiwan舉辦的「女力新時代」中提出「SideKick」的概念,說明社會化過程中,生理女性容易透過旁人觀點或自我省察,而發展出的批判模式。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