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瘋曇談什麼Web only 2017-08-22 圖片來源: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粉絲專頁
大的爆炸會讓人殞落,讓每個人內心都充滿傷痕,帶著這個傷痕繼續長大、繼續變成一模一樣的大人。

隨著第二季重返的消息甚囂塵上,島嶼曾經被爆炸Ⅰ撼動的觀眾開始沸騰。筆者我則沒有趕上七年前的熱潮,反而是在出社會兩年後、爆炸Ⅱ即將上映前,囫圇完第一季的生猛。

五集的長度很短,但足夠導演用非常粗礪但帶有質感的方式說了一個形式完整的故事。四個角色對稱分布,兩男兩女,他們的支線隨著劇情的進行產生了命運的翻轉。

 (《他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Ⅰ》預告片)

陳浩遠與洪成揖原本作為好學生與壞學生的兩個極端,戲初始與戲末的爆炸創造了陳浩遠的開始與洪成揖的開始。洪成揖持玩具槍搶銀行,陳浩遠開始看清大人世界的腐壞;而陳浩遠的爆炸則推著洪成揖上了大學。

另外,劇中的十七歲高中生們在故事的核心,而同心圓外則是他們被社會壓著喘不過氣來、堪稱魯蛇的家長們,在更外圍則是我們曾經以為良善的大人們,他們在形式上象徵著正義與良善,但內裡卻以腐化,他們被錢與權力壓縮著,進而擠壓家長,最後在臨界點導致了這一幫青年的爆炸。

陳浩遠他們要的不多,他們不用開心地長大,因為很少青少年的成長裡面只有讀書和考大學,他們對世界有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凌駕,他們談戀愛、練團、渴望著台北與夢想,而想這些事情是會徬徨與痛苦的。

他們只想要對這個看似陌生的大人世界有一種相信,這個相信最好無比堅實,讓他們踏在上面可以穩固,可以去好好做那些身為一個十七歲高中生會經歷過的快樂、煩惱與痛苦。

但劇中的大人不是這樣的,他們被經濟所苦、愚蠢的處理感情、欺騙與橫越道德的界線,他們剝奪了少年的信仰,彷彿點燃引信,爆炸是注定的終局。

導演的粗獷透過鏡頭直刺觀眾。很高很藍的天、屋頂、望遠、流動的光影與城市,幾乎是湊足了青少年鼓譟夏天的所有要素,所以才成為那時候台劇的一股異聲吧!不談小確幸與情愛,只談對大人世界的憤怒與崩壞。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