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鄭俊德酷青酷業 2016-09-08 圖片來源:unsplash、網路
不同的角度看見不同的風景,最後你會怎麼解讀這篇文章呢?

最近網路有張火紅的圖片,整體呈現出非常有歷史課本的感覺──

一個樵夫和放羊的朋友一起在草地旁的地上,盤膝而談,看似非常恰意歡愉,而圖片下的落款寫道:「你是砍柴的,他是放羊的,你和他聊了一天,他的羊吃飽了,你的柴呢?」

讀文至此,你有什麼樣的想法與看見呢?

如果就圖片的片面解讀,放羊的他辛苦建立了羊群,所以現在可以悠閒且怡然自得的,每天放羊吃草、等待羊群交配生羊仔,有著被動收入;而砍柴的他則是仗著豐沛的森林資源,選擇了樵夫的工作,只是這工作必須是有做才能換糧的辛苦勞力。

以上是多數人讀完故事後所下的結論。

而另一位好朋友(班傑明)又給了我一個不同的觀點,是用更遠一點的高度看事情,他是這樣說的:「如果要把故事說的完整,必須從起跑點的平等開始,而不是斷章取義,好像沒有被動收入的人是笨蛋,是貪圖一時消費的愉悅,不知儲蓄…因為,大家都沒有想過他們現在有的生財工具怎麼來的。」

他說了這樣一個故事──

兩個身無分文的年輕人想著如何替自己未來的吃穿做準備,他們去市場問,怎麼樣可以吃一顆包子,老闆說,五文錢。

他們又去市場邊看,怎麼樣可以賺五文錢:一披羊毛十文錢,一捆柴三文錢。年輕人小楊想羊毛比較貴,賣羊毛;年輕人小明想,羊還不知道在哪裡,柴撿一撿就有了,賣柴。

為了不要餓死,很多人跟小明選擇走上樵夫的工作,因為這是比較容易生存的方式;小楊一開始兩手空空,只好先餓上一天去隔壁村偷羊,再餓上一天把羊牽回來。

小楊是幸運的,沒被抓到且打死,但養羊一樣要經歷許多風險,羊到異地可能生病,可能不吃草、可能毛長得慢,賣相不好、可能走丟,能挨過這些要命的事情,好不容易讓羊變成羊群,小楊已經老了,羊群留給他的兒子小小楊。

小明也不輕鬆,沒被倒下的樹砸死的、沒被當山老鼠抓走的、沒被蛇咬死的,最後小明留下一把好斧頭給小小明,同時教他怎麼樣砍最省力。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