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黃鴻璽Web only 2015-07-09 圖片來源:unsplash
武術是離不開生活經驗的,回想老師入門給的話,我身上的中國文化基因不夠,因為我們的生活都太西化了。

小學畢業後,被家人送到加拿大讀書,上高中時學了幾年拳腳。氣血方剛,自己覺得了不起,敢打敢動手,在美國讀大學時,就到處挑戰不同的武術社團。大三自己去歐洲背包旅遊,在西班牙的巴塞隆納遇到小混混搶劫,追上去扭打,事後才知道,當時再追兩步就進入了惡名昭彰的小巷,大批的西班牙混混會棍棒齊上,差一步就給自己找了大麻煩。

打打鬧鬧幾年後,膩了,想想,中國武術不該如此膚淺。回到亞洲,想從頭學起。經過香港,上海之後,回到出生地,台灣,驀然發現,原來1949年有大批的北派拳師隨國民黨南遷。台北,曾經是許多武術大師晚年的集散地。

錯過了第一代的武術宗師們,那麼,我繼續尋找第二代的武術拳師。一年後找到了,老師看了我的動作,一句話:「你不是中國人,你不可能學會中國武術。」

接下來的5年,老師只給最基本的動作,反覆操練;剩下的時間,要我看書,要我聽戲,要我練字,要我從行走坐臥裡,找回中國文化的基本原則。

後來懂了,我缺少的,不是中國的文學或中國音律,而是中國的身體認知。我曾經習慣分開看身體,頭是頭,腳是腳,手是手,肘是肘。但是中國人看身體,是連在一起看。左手是連接右手的,頭頂是連接腳底的。身體有裡外,有開合,卻沒有分開。我看懂了,才能開始練拳,才不會練錯拳。

練的是八極拳,八方遠極的拳,河北滄州的拳。滄州,曾經是「鏢不喊滄,雁過拔毛」的土匪之地。李書文師祖立下的八極門風,軍閥爭霸的年代,八極拳走出河北。

我的授業恩師是徐紀先生,師爺是劉雲樵大師。幾年後才聽老師講,劉師爺來頭大,當年是保護蔣介石與蔣經國兩位先生的。劉師爺有兩個師兄弟,一位是溥儀的貼身保鏢(霍殿閣),另外一位當過毛澤東的保鏢(李健吾)。

我練了5年的震腳衝捶才知道,這門武藝是給近代幾位大人物當保鏢的拳。問老師為什麼都給人當保鏢,老師一句話:「傻八極,楞功力」。這拳金貴,不是體操拳,貼身靠打,所以剛好被選中了,如此而已。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