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丁永祥Web only 2017-08-16 圖片來源:unsplash
沒有第二條路徑,沒有第二種選擇。如果沒有確認這個決心,那麼前進途中的障礙會變得愈來愈多,不用多久,打算放棄的念頭就會開始浮現。

2015年去京都馬,是我人生中第一個海外馬拉松。江湖上說的京阪神奈,指的就是京都、大阪、神戶、奈良這四場盛事。那一年,京都馬吸引了兩萬多人參加,我心裡特嗨有個我。

馬拉松一路上都會設有補水站、醫療站。其中,我認為在30公里處賀茂川的那個醫療站,最具有戰略上的意義。

為什麼呢?

跑馬者都知道,通常推進到第28公里~32公里時,會進入所謂的「風牆期」,如果平常沒有練好股四頭肌(就是大腿那一塊),就很可能會開始抽筋,看你運氣好不好。

就算運氣好,身體此時差不多也累癱了,所以你開始會覺得迎來的每一道風,都像一堵牆,會覺得這已經不是在跑步了,而是用意志力讓雙腳一步一步跺出去,你會很大方承認自己,是個脆弱的人。

我就是在這個時候腳踝出了問題,卻沒有半點憂慮,還挺開心地跑進美麗賀茂川的小帳棚裡。一屁股坐下,志工醫生幫我按摩緊繃的小腿、包裹腳踝,當他暗示應該趕快繼續比賽的時候,我還在那裝蒜,知恥筋斷裂,真是督促越大,反擊越大呀。

但從步出帳篷開始,報應來得總比高潮快,我的意志力開始像決堤一樣潰散。跑了500公尺吧,又在路邊的人行道蹲下,看著原本遠遠落在我後頭,同行的兩位台灣女孩呼嘯而過(後來她們都在時限前完賽)。

再來又跑了200公尺,腳步明顯放緩,這時心裡已經容不下任何榮耀,指尖冰凍的感覺比失去自尊要強烈多了……

最後,我在32公里的關卡被關門,許多朋友都認為我一定很沮喪,因為是花了機票錢飛出去的,但當時我心裡確實是在想:「那又怎麼樣呢?」

後來回到台灣,我才有開始有總結這件事的情緒,我得到一個經驗,那就是如果花了很大的力氣做一件事情,又要避免它徒勞無功的話,有兩件事是很重要的。

一、如果決定接受某些挑戰,從一開始就要「下決心成功」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