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邱俊瑋Web only 2016-11-03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我想農夫不只是一位生產者,更是一位守護者,守護土地的人。

(編按:與大瑋討論起對於台灣土地與農事的關懷,他收起平常的活潑搞笑,溫柔而認真地說明:「我不是要為任何農法背書或提倡某一種農法,我想表達的其實只是,身為一位農民或人類,大家都可以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去友善土地並與自然共處,這是我們該做的事情。」我們不見得每個人都能、都得像大瑋一樣選擇返鄉務農,但是可以在每一次的消費選擇中,都多一點省思、盡一份「台灣公民」微小卻重要的責任。)

我是大瑋,今年28歲,返鄉務農第二年。

兩年前爺爺因高齡而退休,已照顧一甲子的土地,和那陪伴著青春歲月的兩百棵橘子樹就此荒廢,爺爺的一句話:「 要不要回來做山?」,我毅然決然返家。

去年聽從爺爺的教導,我遵行慣行農業的方式操作,使用農藥與肥料控制病蟲害,雖然心裡抗拒,但也是因為沒經驗而照做。七月時因為一次噴灑農藥,造成自身中毒而後腦麻了好幾天。

這讓我重新思考,何謂「農」?

我想農夫不只是一位生產者,更是一位守護者,守護土地的人。

化學農藥的盛行改變了整個世界的運作,改變了人們對待土地的方式,相信大家都有感覺,不斷地破壞環境的下場,就是不斷地暴雨颱風,反撲比一個一個還大,我們不能與自然共生,自然就會用各種方式提醒我們。

農民都不曉得,或其實他們也知道,使用農藥傷害最深的是自己,當民眾都在恐慌飲料裡面有一點農藥殘留的時候,孰不知自己吃進去的蔬果上,農藥殘留早就遠超過飲料中的量了,而農民更是最深的受害者,且餘毒長達十年。

但他沒有如果不這樣做,就沒有收入。

除了農藥,肥料也是一大隱憂,運輸成本越來越高,化學肥料所需礦產都快開採完畢,等那些國家不輸出了,就斷糧了。如果再不快點意識到這件事情,沒有肥料可以買的時候,過度依賴的農民將如何耕作?而造成農民過度依賴的原因是什麼?因為消費者的需求:大、甜、美。

我們來思考一下,以前沒有農藥肥料的時代,人民如何生產食物呢?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