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Rexy Tseng/原文編輯:Leo LiuWeb only 2017-07-11 圖片來源:rexytseng.com
多數人至今不能理解我為什麼要離開UCLA,但我相信我做這個決定的道理,並希望有更多家長與年輕學生能從我的觀點中找到自己的路。

(主圖為2010年,剛進研究所時與同學的合照。)

前言

2010~2012年間我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進修碩士,鑽研多媒體設計藝術(Design Media Arts)。我住在全新完工的720 Hilgard研究生宿舍,除了有車位外,走路就可以到Elon Musk住的Bel-Air社區。

Hilgard Ave是規劃給UCLA姊妹會的一條路,環境整潔安全,每天我出門都會與成群的可愛女學生擦肩而過。那時我23歲,有獎學金跟助教補助,沒有學費困擾,在加州的新鮮空氣與金髮少女環繞中生活,陽光下開著自己的車,似乎整個洛杉磯都是我的迪士尼樂園。

但在我25歲時,決定放棄MFA碩士學位離開校園。

UCLA在台灣父母眼中是一所名聲響亮的學校,也是許多學生求學的目標之一,因此我輟學的決定讓身旁的親戚朋友感到不可思議。我並沒有遭受校園霸凌或種族歧視,不是繳不出學費,我的GPA有 3.823,成績也在水準之上,我純粹覺得我當時追求的學位沒有意義。

多數人至今不能理解我為什麼要離開UCLA,但我相信我做這個決定的道理,並希望有更多家長與年輕學生能從我的觀點中找到自己的路。

申請研究所的動機

大學時代,我就讀賓州匹茲堡的卡内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主修美術,當時覺得畢業後繼續唸研究所似乎是唯一選擇。

首先,台灣的教育觀念從以前到現在,都提倡高學位,有了高學位,才會有穩定工作的門票。父母與親戚朋友也總是灌輸:「你大學讀美術會餓死」、「如果不讀個碩士哪有公司要你」,所以我確實害怕只有美術學士會找不到工作。

第二,進修MFA在美術學院中是一種風氣,因為普遍認知裡的職位,例如美術教授,都要求基本的MFA學歷。第三,我在美國讀大學時是拿學生簽證,不上研究所就沒辦法續簽,只能回台灣當兵。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