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Shannon PuWeb only 2018-08-10 圖片來源:unsplash
呼吸著超自由的空氣長大的我,在一次次單獨的冒險裡,學會了「為自己做決定也為自己負全責」。

「請問如果被逼婚怎麼辦?我三十出頭,應該順應家人和交往對象的期待,先把結婚生子這件事搞定嗎?」簽書會的現場,妳不急著排隊,在一邊很有耐心地等著活動告一段落,然後怯生生地提出了上面的問題。

乍聽之下,我差點以為妳跑錯場子,誤以為我是兩性專家,畢竟長久以來我所分享的都是跨越性別的職場工作心法,但靜下心來,我看到了你談到工作時雙眸閃爍著的火花,也讀到了妳真正想問的是:

「正在拼事業的我,打算晚些再來思考結婚生子適不適合自己?但這樣是OK的嗎?」

這個困擾你多時的問題,提醒我自己有多幸運。

我生長於超級開明、自由的家庭,除了品格教育之外,家中上上下下,幾乎放任著我盡情地探索自我與這個世界。從來不是個好學生的我,小一第一次段考全班60個人考了44 名,誤以為名次數愈多,成績愈好,興高采烈地帶著成績單回家邀功,非但沒被責備,反而全家上館子慶祝完成了這人生的第一次考試。

國小時,功課不好上課又愛講話的我,經常被罰抄課文,記得某次被罰抄國語課本第一到二十四課兩次,抄課文抄到手抽筋又睡著的我,半夜起床看到爸爸媽媽輪流模仿著小學生的字跡,趕抄著課文。從頭到尾,沒有被質問過一句:「你為什麼這麼愛說話?」

因為對文字有感,大學主修新聞;決定畢業後出國唸公關,自己搞定了學校申請和住宿等生活上的安排,回國後在不同行業做了二十年的公關。

在金融業待了一輩子的爸媽一直到今天還不完全清楚這個女兒到底在做什麼,卻從來沒有勉強過我做「很有前途」但自己不喜歡的事

在交往對象的選擇上,家人一直給予絕對的尊重,記憶中甚至連「有沒有約會對象」、「打算什麼時候結婚」這類的問題都沒被問過半次,曾經半開玩笑地問爸爸怎麼能如此淡定,還記得老爸想都沒想就回答:「我相信妳有能力做最好的選擇,況且最後要嫁的人是妳又不是我!」

呼吸著超自由的空氣長大的我,在一次次單獨的冒險裡,學會了「為自己做決定也為自己負全責」,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