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豬大爺Web only 2017-06-27 圖片來源:草東沒有派對粉絲專頁
我大概可以理解,很多這個世代的學生,聽了草東後彷彿蘇生,他們並非聽見了什麼難以預料的音樂質地,多數的人,聽到的都是自己難解的生存迷途。

一年前第一次去聽了草東沒有派對的LIVE。

這個新生樂團,沒有太多背景,沒有太多前提,沒有太多額外話題,演唱會門票卻是場場秒殺。

在LIVE現場我很認真地觀察了客層。有理所當然的文青,有看起來像小流氓的群體,有帶小朋友來的年輕家長,還有更多大學生。

台灣樂界過往並不乏草東這樣的樂團,但眼觀這幾年只有草東可以用這種手法和態度紅起來,他們的專輯沒有上正規唱片或網路通路販售,但銷售數字已經超越許多線上大廠歌手。

在我去看他們LIVE的那陣子,他們的歌曲也尚未登上串流平台,只能靠一首首youtube點擊傳播。可是他們的演唱會一開場,就幾乎每一首歌都是歌迷大合唱,歌迷合唱聲音大到我從頭到尾幾乎聽不太到主唱在唱什麼,我覺得草東沒有派對與其說是樂團,更像是宗教。

這世代的年輕人充滿憤怒,承接上一代人踩過的各式各樣爛泥,大家都在一片絕望中努力想擒住一點什麼。在這個時候,前方有個似曾相識的聲音,用似曾相識的旋律唱著:

「我想要說的/前人們都說過了/我想要做的/有錢人都做過了/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

有些人醒了過來,有些人繼續掙扎,再聽見周遭所有親友用著鄙夷的聲音哼出:

「哎呀呀/你看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啊/那東西我們早就不屑啦/哈哈哈」

如夢初醒。

我大概可以理解,很多這個世代的學生,聽了草東後彷彿蘇生,他們並非聽見了什麼難以預料的音樂質地,多數的人,聽到的都是自己難解的生存迷途。

作為樂團,草東尚有許許多多的不足與生疏,也可能充滿了誰誰誰的影子,但我大概可以理解那群無條件信奉他們的人,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在朝拜、甚至是摸索。

當他們用盡全力摸索草東沒有派對這個肖像時,有更多的時間與精力配置上,他們其實都是在摸索與釐清自己的憤怒與暴戾,而他們所看見的影子,也有極高的可能性,都是自己。眾多社會無預警帶來卻再也不願送走的階級壓迫,都被化作不規則的詩歌被唱出來。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