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鄭匡宇Web only 2018-04-16 圖片來源:unsplash
總之你不能痛恨家人帶給你思想箝制以及挫折感,卻又貪圖他們給你經濟上的援助,然後繼續待在那個環境裡不停抱怨。

我曾在《面對國家的「背叛」與父母的「欺騙」,你可以… 》裡分享過,輕易聽從父母師長與國家的話,很容易到頭來發現自己「被騙了」。

而這個「被騙」,其實自己也要負很大的責任,因為是我們自己接受也願意「被騙」,才導致了「被騙」的結果。

於是,我們大家都應該及早養成獨立思考的能力,甚至在表現上讓父母師長覺得很「叛逆」,才有可能看清現實,走自己的路。

但這對一個孩子來說,談何容易?

以我自己為例,在父親「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思想箝制下,從小我常常覺得自己不如人,尤其比不上我那個從小班上前幾名,之後一路建中、台大,最後美國密西根大學雙碩士並且拿到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博士的哥哥。

在小學時期我多麼想要考第一名,但一再挫敗,班上同學40人,我就是可以考個33名或34名。

我有任何不錯的表現,例如躲避球打得好、在學校講笑話逗得班上哈哈大笑,回家和父親分享時,他只要一句「你那麼行,功課為什麼不行?」就可以把我從天堂打進地獄。

好不容易升上五六年級,到了一個「不怎麼樣」的班級,開始考進前五名,後來一路都是前五名。之後雖然沒上建國中學而上了成功高中,但我一直很努力,最後模擬考的成績全校第三,眼看著就要在聯考的時候為人生「翻盤」考上台大,從此跟哥哥平起平坐,沒想到卻考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低分,又因為家裡經濟環境不允許,只能填到政大…哲學系。

我永遠忘不了拿到聯考成績單時,我不甘心地痛哭流涕,父親也在我面前老淚縱橫然後說:「你大學四年都不要玩了,就是拼!拼著轉系轉學、考公務員和出國留學!」的那一幕(我高中那麼努力就是為了要大學好好玩好好交女朋友,結果你又要我苦讀…○○××…)。

可想而知,我在政大的第一年有多痛苦!

明明進了大家羨慕的名校,為什麼還會痛苦?還不是因為我又接受了社會的主流思想,認為唸哲學系將來找不到工作、沒有出路。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