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鄭匡宇Web only 2018-12-18 圖片來源:unsplash
我深刻地體認到,有時在這個世界上,真的就是有一種東西叫做「運」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原本是只想當個主持人的。

說「只想當個主持人」的意思,是希望能像當年的康永哥、王文華大哥一樣,從作家出身,慢慢開始有電視節目的邀約,以及活動的主持,最後成為業界的頂尖人物。

畢竟我並非從小混演藝圈,也不是演藝科班出身,更沒有電視台主播的背景,康永哥和王文華大哥的路徑,似乎是對當時想當主持人的我來說,一條最佳道路。

無奈的是,也許我條件不夠、也許時不我與,儘管我時常向當時的電視台以及製作公司大咖毛遂自薦,卻總是在投遞了履歷後,消息全無。

我深刻地體認到,有時在這個世界上,真的就是有一種東西叫做「運」。當你和我一樣,就是沒有這個運的時候,怎麼辦呢?

現在的我回頭看,當年沒有做到像康永哥以及王文華大哥那樣的地位,真的只是「剛好」而已。除了因為自己天生沒那個幸運之外,大家想想,主持人代表的是什麼意思呢?

主持人代表的是──所有其他人把一切都安排好,你只要在那1個小時或2個小時「上場」的時間內,把節奏掌控好、長官來賓的名字沒有念錯、發生一點小插曲時能發揮臨場反應順利帶過,就算過關了。

也就是說,你是整個事件或活動裡頭「承擔風險」最小的單位,有你沒你,活動一定都能舉辦下去,請問這時你的被替代性不高嗎?如果有比你更有名、比你更有經驗、比你關係人脈更廣、比你更便宜的主持人…,請問,主辦方為何要找你呢?

於是我後來就決定拼了!我不再只是把自己定位成「主持人」,而是「製作人」與「負責人」。

作為活動的總策劃勞心勞力,我來;要先墊付場地、音響燈光、表演團體和背板佈置等費用,我來;要去向大客戶報告被刁難、被剝削、被刮鬍子羞辱,我來…。換句話說,我去承擔更大的風險、面對更大的困難挑戰,去成為主事者、成為那個無法被取代的對象。如果整個活動是我主辦,難道不會是當然的主持人嗎?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