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黃于洋Web only 2016-12-05 圖片來源:unsplash
傾聽與溝通需要更大的包容力,同是在這塊島嶼生活的我們,即使是意見與你相左,也大多希望台灣社會往更好的方向前進。

「畢竟,上帝創造的是亞當(Adam)和夏娃(Eve),而不是亞當和史蒂芬(Steve)。」在認識雅克夫(Yakov)幾個禮拜後的一次晚餐中,他脫口而出這麼一句話,我啞口無言,吃驚地看著他,在場的一對同性伴侶更憤而離席。

雅克夫來自俄羅斯的聖彼得堡,和他相識時,他正在冰島南部的水產養殖廠打工,握手時還得先脫下兩層厚厚的塑膠手套。他健談又樂於助人,像個孩子一般,總喜歡問「為什麼」,似乎對這世界充滿了好奇。

直到那次的晚餐對話,我才知道他對於同性戀者充滿了排斥與恐懼。

在一段讓人難以忍受的沈默後,他繼續說道:「請不要誤會,我相信愛,我也贊成同性婚姻,但還是不能改變我對於同性戀的恐懼。我來自俄羅斯,也許是那樣的社會背景造就了我的恐懼,即使我了解這根本不合理。」

「你一定也有恐懼的事物吧?但你能清楚地解釋你的恐懼嗎?在冰島這樣開放、支持性別平等的國家工作,我時時刻刻都在面對這份恐懼,但我沒有因此而逃走。」

雅克夫雙眼直直地看著在場的每個人,我知道當時的他再誠實不過。

我又落入是非題的圈套──當時的我這麼想著。

我時常忘記台灣是受到儒家思想熏陶的國家,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在十二年的基本教育中,我們花了多少時間在默背與考試,卻從來都沒有質問過這是一件多麼荒唐的事情

我們居然默背一段對話,奉之為圭臬,而不是討論、思考這些對話的內容,為人師者一定是對的嗎?為什麼他會這麼想?我認同這樣的想法嗎?為什麼?

我們盲目地相信別人口中的真理,相信一切都有標準答案,只重視考試結果,而不是思考過程。

面對雅克夫,在還沒來得及與他辯論前,我已經自私地為他貼上「恐同者」的標籤,完全沒有試著去了解他的成長背景與信仰。

因為我的標準答案是「同性戀者應得到相同的尊重,享有同樣的人權」,雅克夫的說詞與我的標準答案衝突,所以我不假思索地在這個是非題打了個X。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